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19章 美妇丁玲(二)

    “你不喜欢吗?”李庭调笑道。

    “喜欢你个头!”苏晴嗔道。

    “就是啊,喜欢我的嘛。”看着一脸荡笑容的李庭,苏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似乎觉得自从李庭从神雕的世界回来,他就完全变样了,变得超级的荡,还记得大一时的他,一个非常腼腆的家伙,有时见着自己都会脸红呢,没想到……苏晴还在回忆那个单纯的李庭,李庭已经凌空而起,抱紧苏晴飞向学校。

    送苏晴回宿舍,并嘱咐她别乱使用自己给予她的十年功力,否则就要她好看,这才返回公司。

    下午非常的安静,没有生意,也许是因为刚刚起步吧,所以李庭也不想第一天就跑来好多个客户,再说了,抓妖兽又不是煮饭做菜,说搞定就搞定,如果自己不小心还遭了妖兽的道,就怕再有人上门,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作电脑管理刚刚挂上去的网站到三点半,火姬突然出现在门口,还牵着李珂婷的手。

    一见她们这对以后绝对分不开的人进来,李庭站起身,问道:“婷婷,你不是要上课吗?”“上完了,顺路来看看哥哥的公司怎么样了,”李珂婷吐了吐舌头。

    “挺好的,呵呵,”李庭招呼道,“还有些牛肉汤,蓉儿,倒点给她们喝。”接过黄蓉端来的牛肉汤,火姬喝了两口后走到李庭面前,小声问道:“第一天开张,生意怎么样?有没有抓到妖兽?还有,你打算怎么处理妖兽,是不是像我以前建议的一样?”提到这个有点让李庭头疼的问题,李庭苦笑着,说道:“火姬,来到这世上的妖兽都有异能,能不能让它们服从我,这都是未知之数,所以我现在也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我只能说,如果它服从我,愿意和我一起对抗天神,我愿意让它活下来,如果no,我只能杀了,没得选择。”“道理我也明白,”火姬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点不礼貌。

    “汤不错,你多喝一点,”李庭眯眼笑着,看来他也不想讨论这有点严肃的话题。

    四点多,李庭接到丁玲电话,让他过去吃饭,李庭料想不是吃饭那么简单,绝对还有事情要麻烦自己的,答应会过去吃饭后,李庭并宣布下班,带着自己这些都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和妈妈说明自己晚上的动向后,李庭抱起还趴在地上睡觉的阿黄往丁玲家的方向走去。

    将阿黄后脚掰开,看着还躲在毛囊内的,李庭笑得有点邪恶,嘀咕道:“看来阿黄还不只是拿来对对付天神,如果是男的妖兽,你也可以派上用场的,嘻嘻,以后你就是我的神犬了。”※※※※来到丁玲家中,除了丁玲之外,还有她的丈夫和女儿。

    “坐,坐,坐,家中有点简陋,备了些小菜,”丁玲丈夫初见李庭,见他如此年轻,有点不相信他能捉妖,但已经来了,酒菜也备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热情招呼着李庭。

    刚刚开始吃,大家都没怎么说话,丁玲丈夫喝了些酒下去后,就将话匣子打开了,摸着女儿小雅脑袋,苦笑着,说道:“不瞒你说,我们周家是三代单传,我将希望都寄托在小雅身上,希望他能做官,盼呀盼,倒盼来这个结果,你看吧。”“别!”丁玲叫出声。

    “他是大师,看看又没有什么!”丁玲丈夫直接将女儿上衣拉起来,在这个少女刚刚开始发育的见有一个洞,圆形,好像用凿子凿的一样,都可以看到他后面的靠椅了。

    如果不是经历过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李庭绝对会吓得跳起来,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便问道:“除了这个异状,还有什么?”“还不够啊,”丁玲丈夫语气有点不悦。

    “呵呵,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还有什么线索可以找到答案的,”说出口,李庭又觉得自己这说话方式也有问题,如果对方可以找到答案,又请自己来干嘛?就像你明明是专家了,你还要买A片回家模仿吗?

    丁玲丈夫长长叹着气,喝得有点高的他咳嗽了数声,摇摇晃晃站起来,说道:“我回房间睡觉了,吃不消,呵呵,你们聊,噢,对了,十点别叫我了,我太累,想好好睡上一觉,我都差不多忘记睡觉是什么滋味了。”看着这个有点不负责任的男人钻进他的房间,李庭似乎有点生气,说道:“自己女儿这样子,他还好意思睡觉,看来他不是一个好爸爸。”“不是的,我爸爸不是这样子的,我确实让他很担心了,他酒又喝多了,难免会发脾气的,”小雅忙解释道。

    “我喝多了都不会这样子,”李庭眯眼道。

    “你又没有喝,”小雅倒和李庭叫上劲了。

    为了十点能手脚灵活,李庭一滴酒都没有沾,被小雅这个八岁的孩童一刺激,李庭拿起桌上那60度的二锅头就往嘴里倒。

    “李先生,酒烈,你少喝点,”丁玲劝阻道。

    当丁玲抢过李庭手里的酒瓶时,大半瓶的二锅头只剩下小半瓶了。

    “哇~~比爸爸喝的还多,”小雅叫出声,也不知道是在夸奖李庭,还是在挖苦李庭。

    烈酒下肚,李庭咳嗽数声,觉得整个胃都烧起来了,比双修还厉害,连打几个饱嗝后,视线开始混乱了,看着对面的丁玲,似乎觉得她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时不时将领口拉第给李庭看,李庭痴痴笑着,舔着嘴巴,酒精刺激着他,让他的瞬间,直接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向丁玲。

    “李先生,我扶你到沙发休息一下,”丁玲站起身,打算扶着李庭,李庭却直接扑进丁玲怀里,双手紧紧抱着她,整张脸则埋在她间,正大口大口地吸着气,闻到阵阵乳香,裤裆已经被顶得老高。

    “我扶你到沙发休息,”丁玲重复着,就想让李庭安份一点,那阵阵酒气从领口钻进去,喷在丁玲双乳间,一阵一阵的热,让丁玲有点难为情,都觉得丈夫如果看到这幕,是不是会发飙?

    “你是我的了,”李庭张嘴咬住丁玲上衣第一颗扣子,使劲一甩头。

    啪!

    扣子被扯断,黑色冒出,那躲在内的似乎都想弹出来了,正随着美妇丁玲急促呼吸而鼓起下落着,鼓起时,似乎都要被挤裂了。

    美妇丁玲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李庭已经抓住往上一推,盈盈摇颤,虽然有点下垂,可这种尺寸少见,有了质量下垂也是很正常的。张嘴含住丁玲,李庭开始用力吸着,发出啧啧的声音。

    “李先生……唔……别……你别这样子……唔……李先生……”丁玲推搡着,可此刻的李庭像一头蛮牛般,推都推不动,他的牙齿摩擦着,有点疼又有点痒,让丁玲都快发疯了。

    小雅以为李庭在欺负妈妈,他忙跑向爸爸房间,推开门,见爸爸躺在床上,忙叫道:“爸爸,爸爸,妈妈被人欺负了,你快点起来啊,”见爸爸动都没动,小雅扭头道,“妈妈,爸爸不起来,我去捏醒他。”“别!小雅!其实他没有在欺负我,他是在和妈妈玩游戏呢,”丁玲啪丈夫看到自己被陌生男人亲这幕会和自己闹离婚,只好默默认同了李庭的侵犯。

    李庭酒量本来就差得要命,又一次性灌了半瓶的二锅头下去,此刻脑子一片乱乱的,只是想释放自己的,就这么简单,其它任何事都可以先放于一边。抓捏着丁玲并亲吻着,李庭一只手已经伸进她裙内,娴熟地抚摸着她的。

    “李先生……别……别玩了……唔……唔……我会受不了的……唔……唔……”丁玲呻吟着,觉得传来阵阵的酥麻,看来是太久没有被滋润了。

    李庭继续亲吻着丁玲的,手继续在她间按抚着,感觉到手指已经被丁玲的弄湿后,李庭直接将丁玲推在沙发上,喘息着,看着丁玲那副样,李庭将上衣脱掉,匆匆脱掉裤子和,露出那根丁玲早上看过的。盯着丁玲微微敞开的短裙往里看,看到黑色,边角似乎还有几根露出来,李庭笑着,弹了好几下,然后他就扑向丁玲,直接将她压在身下,叫道:“让老子好好一你这,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