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22章 消失出现

    避免丈夫醒后察觉自己出轨,还将菊花献出,丁玲忙跑到卫生巾洗了一遍身体,又拿纸帮睡着的李庭擦干的,看着那根生龙活虎的,丁玲似乎希望它是长在自己丈夫身上。

    微微叹气,丁玲便将李庭的塞进他裤裆内,也不管是不是软了下来。

    到了九点,见丈夫和李庭都没有苏醒的迹象,搂着女儿的丁玲有些害怕,看着墙上的钟表,每次摆动都会让丁玲觉得死神又近了一步,搂紧小雅,都让小雅有点难以呼吸了。小雅也知道妈妈现在在为她担心,所以一句话也没有说,那双好似玻璃珠的眼珠子在眼眶转着,灵秀动人。

    九点半时,丁玲更加的害怕了,一丁点声音都会认为是死神的痕迹,眼睛一直盯着都在打呼噜还时不时挠痒痒的李庭,丁玲都快哭了,早知道之前就不该那处二锅头的,现在倒好,家里两个男人都醉得像死猪一样的。

    “妈妈,我怕,”当事人小雅贴紧妈妈的身子。

    “没事,有妈妈在,”丁玲安慰着小雅,在她额头吻了下,想给女儿安全感,可自己都快被吓哭了,忙跑到李庭跟前,使劲摇着他,好让他清醒,依旧睡得像猪一样,脸上露出极其荡的笑容,看来又在做什么荡的春梦了。

    当十点钟声敲响时,力气很小的小雅推开了妈妈,站在离妈妈不到两米的地方,两行泪水打湿她的脸,胸口的洞慢慢扩大,好像石头掉进水里荡起的涟漪般。

    “妈妈!”小雅伸出手哭着,整个胸部已经消失,其它部位也慢慢消失,似乎是变得透明了,当女儿仅剩的指头也消失在丁玲眼前时,心理防线彻底奔溃的丁玲跪倒在地,直接晕过去。

    接近九点五十,醉得不轻的李庭才慢慢苏醒,第一眼便看到晕厥的丁玲,捂着额头,觉得头都快要炸开了,视线看到之物都在左右摇动着,站都有点站不稳。

    “妈的,真不该喝这么多酒,”李庭嘀咕了句,弯腰将丁玲拉起来,将她扶上沙发,捂着额头,似乎在想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时候小雅刺激他,说他不会喝酒,自己冲动之下灌酒入腹,接着便什么都不记得了,他连自己和丁玲以及都记不住了。

    休息足有五分钟,李庭才想起此行目的,看眼时钟,十点五十五,已经超过十点了!李庭差点叫出声,左右乱看着,才发觉不见小雅这人。

    “你女儿呢?”李庭忙推醒丁玲。

    “嗯?”丁玲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看眼李庭,忍不住哭了出来,扑进李庭怀里,呜咽道,“我女儿又不见了,你快点救救她!”李庭根本不知道她女儿是怎么不见了,也不知道她跑到了哪里,哪里知道如何救她啊,看着时钟,问道:“十一点会发生什么事?”丁玲哽咽着,说道:“你看着前面就知道了。”“前面?”李庭疑惑了。

    目光落在时钟上,暗暗倒计时。

    十一点整,一个非常怪异的现象呈现在李庭面前,前面先是出现无根手指,接着出现两个手掌,好像绘画家在默默无闻地绘画着,小雅身体慢慢出现。

    一分钟后,小雅完完整整地回来了。

    李庭根本感觉不出这里有妖兽的气味,难道也像那只人妖妖兽那样想办法去除了自己的妖气不成?

    “妈妈!”小雅哭出声,直接扑进丁玲怀里。

    “乖,没事了,有妈妈在,妈妈会好好保护你的,放心,小雅,你是最讨妈妈欢心的小精灵,我不会让你出任何的事,记住,以后你也不能离开妈妈,好吗?”与之前的小雅相比,如今的小雅只是脸色变得苍白了些而已。

    李庭有点狐疑地拉住小雅的手,摸着她的脉搏,跳动比正常人慢了近一倍,但可以感觉得出正在慢慢恢复。

    “你快点想办法救我女儿,我真怕她会出事!”丁玲叫出声。

    看着活泼可爱的小雅,李庭一时也没有头绪,顺手摸着她的脑袋,温和地笑着,说道:“小雅,告诉哥哥,刚刚你去哪里了?”“她还是在这里,”丁玲马上替小雅回答。

    “什么意思?”李庭疑惑了。

    丁玲擦着眼泪,解释道:“我们也有问过好几次小雅了,每次小雅都是这样子说,她说当她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消失时,却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出现,完全出现时,她看不到我们了,整个屋子都是空旷的,甚至外面的街也没有一个人,平时根本不可能的,前天她还说她到麦当劳去,里面也一个人都没有,但还有热腾腾的汉堡吃,那时我摸了她的嘴巴,确实有吃汉堡的痕迹,而前天我一整天都没有买过汉堡给她吃。”此刻的丁玲脆弱得好像一块易碎的玻璃般。

    “到了另一个和这个世界完全相同的世界,只是那边少了生命,”李庭总结了丁玲的话语,继续道,“看来不到那个世界根本不知道情况如何了,这样子吧,我接小雅到我家住,你看怎么样,明晚呆在我那边,还有其他人一起帮忙,相信可以帮到你的。”“不行!”丁玲的丈夫突然拉开门,两只眼睛充满血丝。

    “怎么了?”丁玲见丈夫脸色如此的差,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和李庭的奸情。

    丁玲的丈夫脸色渐渐恢复正常,低声道:“我不能让你带走小雅,她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我一刻也离不开她。”“一个晚上,我只要一个晚上,我会想办法找到答案的,”李庭竖起食指道。

    丁玲的丈夫断然摇头,说道:“就算是一分钟都不行,你不明白我女儿对我有多大的意义。”见他目光有点闪烁,李庭就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明白了,那我明晚再过来吧,呵呵,丁女士,你能不能送我一段路?”“嗯,照顾好小雅,”丁玲嘱咐了句便送李庭出门。

    沿着公路走着,李庭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很怕自己的猜测有误,那绝对会伤害到丁玲和她丈夫的感情。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李庭才开口说道:“今天看你丈夫醉成那样,看来他也不怎么会喝酒呢,呵呵,他平时有喝酒的习惯吗?”“今天酒量确实差了点,可能是因为最近被女儿的事弄得心烦意乱的,所以喝点酒就不省人事了,呵呵,这也不能怪他,只能怪我们碰上了这么倒霉的事,”凉风袭来,丁玲长发被弄乱,忙拨开遮眼的发丝,凉风抚摸着她的脸,她觉得心情似乎变轻松了不少,深吸一口气,苦笑道,“有时候觉得年轻真的很好,好轻好轻。”“你确实很年轻啊,”李庭不假思索道,有点猥琐的目光正注视着丁玲侧面,笑得有点僵硬,却挺好看的,而且最让李庭觉得会让他起色心的也许就是那对随着脚步而轻轻盈动着的了,看来熟妇就是熟妇,都特别的大,李庭心里就在盘算着怎么搞定丁玲,却不知道自己醉酒时已经将她了,还开了她的菊花。

    “我女儿还有救吗?”丁玲突然扭头问道。

    李庭心脏顿时加快速度,忙装出一脸的正经,说道:“只要有我在,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李庭装做很为难。

    “但是什么?”丁玲忙问道。

    “是这样子的,也许是我嘀咕了这只妖兽,它比我想象中的强多了,虽然说你是第一次找我办事,虽然说一唇二乳三阴这规矩都不会改变,但是当妖兽力量太强时,我就会直接到三阴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丁玲疑惑了,她记得在沙发上和李庭时,已经和李庭说自己是直接将后面两次都算进去了,难道他忘记这事了?

    “咳咳,”见丁玲一脸的疑惑,李庭就觉得自己可能说得太直接了,干咳数声,继续道,“其实呢,等你女儿完全脱离危险之境,你再给我也成,呵呵,我并不是那种很色的男人,”说出这话,李庭脸都有点烫了,如果他不色,这世界上还会有色狼吗?如果李庭的女人们都在这里,估计会气得将、肚兜、、亵裤之类的统统脱下来,将李庭砸死。

    丁玲轻笑着,就知道李庭已经忘记酒后乱性这事了,见这里人也不算很多,路边又有凉亭,丁玲便指着凉亭,说道:“我相信你的能力,所以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到那边,可以吗?”李庭鼻血都差点喷出来,完全不知道这熟妇如此的直接,如果他知道自己其实已经了她两洞,估计他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会直接将丁玲拖到那边开始干了。

    “怎么了?”丁玲装出有点害羞,其实心里欢喜得不得了,忘记就忘记吧,从头再来,李庭更会有新鲜感的。

    “没……没……呵呵,”李庭傻笑着,拉着丁玲的手往凉亭跑去,那里其实也有点暴露,只是这么晚了应该没有人经过了吧?

    反正不管有没有人,只要李庭小心点,做的时候别把丁玲剥光就ok了。

    “你转过去,抓着石板,我从后面,可以吗?”李庭询问道。

    丁玲扭扭捏捏的,细声道:“能不能别插前面,插人家后面,因为我怕会被丈夫知道。”…………传说中的……女方还是主动提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