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23章 公路边爆菊

    “好吧,为了你的安全,也只能了,”李庭装出一副严峻的面孔,巨物早就。

    丁玲浅浅一笑,双膝跪在石凳上,双手则抓着靠座,翘得很高,怕李庭太粗暴了,她的双乳也压在了靠座上,正等着李庭前来她的菊花,这次李庭处于清醒状态,和他会如何呢?丁玲心似小鹿般狂跳着。

    看着丁玲美臀,李庭视线似乎已经穿透她的短裙,直接插进了里,也不多加犹豫,李庭忙将丁玲那短裙往上捋,由于太黑,李庭也不知道丁玲到底穿什么颜色的,手在她臀尖轻轻抚摸着,沿着股沟往下,在对应的位置轻轻揉着,又往下滑,当他三根手指触到丁玲软乎乎又被紧紧压着的时,丁玲忍不住哼出了声。

    “都湿了,夫人,看来你也想要了吧,”李庭手指继续搓弄着丁玲,并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将掏了出来。

    虽说夜晚十一点多街上会很少人,为了安全起见,李庭懒得来太多的前戏,反正是,一直摸也只是刺激她流而已嘛。

    “这是身体本能……并不是我想让它湿的……唔……真的……”丁玲呜咽道,心脏跳动速度又加快了不少。

    “夫人,你要不要看一下我这有多粗,真的要插吗?”李庭邪恶地笑着。

    丁玲知道李庭醉酒后插了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她就装做没有和李庭亲热过,扭头看着那根正洒着点滴月光的巨物,好像一只躲在暗处正欲咆哮入天的神龙般,模样极为恐怖,尤其是那颗大!

    “真的好大……你能不能涂点润滑油……”丁玲从上衣口袋拿出那瓶润滑油递给了李庭。

    “嗯?”李庭接过润滑油,见已经开过了,问道,“你和你丈夫有用这个吗?”“不是,”丁玲忙否定李庭的观点,吱吱唔唔道,“唔……其实我丈夫做那事不行……我又很想做……只好用自慰棒了……自慰棒又太干燥了……所以……所以我特意买了润滑油……”“额……这样子啊,”李庭浅浅笑着,也不管丁玲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有润滑油用就是了,待会儿把她插出血就不好向她丈夫交代了。

    拧开瓶盖,往上涂了点,觉得有点凉凉的,看眼丁玲的美臀,李庭将她的退到膝盖处,手在她大腿上抚摸着,摸进内侧,慢慢移向。

    丁玲喘息着,觉得自己都快被李庭这种慢动作弄晕了,多希望李庭能快点进入主题,但又不希望被李庭认作是放荡的女人,那她是放荡的女人吗?自从被李庭上过之后,她似乎算是放荡的女人了,但是去寻找渴望的乐,这有错吗?

    “这里也要涂一点,”李庭轻抚丁玲,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出紧紧缩在一起的褶皱分明,涂点润滑油到丁玲处,丁玲美臀开始缓慢地摇摆着,看来是被润滑油的冰凉刺激到了。

    处被润滑油弄得非常的湿滑,李庭又在处加了点润滑油,放好润滑油,李庭握着开始在丁玲那里摩擦着,人几乎压在丁玲背上,空出来的手开始沿着丁玲蛇腰往游去,可惜两颗都被压着,不能整颗握住,也只能沿着下缘来回抚摸而已。这时,为了追求更大快感的丁玲勉强弓着身子,李庭才得以压住她的,并开始缓慢搓弄着,感觉着它的弹性十足与盈盈充乳,哺乳过的女人相对少女而言会有点下垂,更软了点,不过这捏进来更带劲。

    “我要了,夫人,如果很疼,你跟我说一声噢,我会很爱惜你的,”说着,死死顶住丁玲,慢慢,出乎李庭意外,竟然很轻易将插了进去,感觉到括约肌正扎着,李庭安抚道,“夫人,你放松点,就进去了。”“唔……好的……”丁玲呜咽着。

    让从内退出来,李庭再次,觉得丁玲也没有什么过激反应,李庭便大胆地往旱道深处前进,一点一点地。

    “唔……”再次被充实,丁玲忍不住哼出了声。

    括约肌时不时扎紧李庭,又听到丁玲的哼声,李庭还以为丁玲受不了自己这么粗的,便停止,问道:“会疼吗?”“不……不会……只是感觉好奇怪……唔……没事……你继续……疼我会叫的……”丁玲喘息着,双目染着欲光芒,她的视线在公路两侧随意看着,偶尔有一两个人从马路对面走过,让她精神更为紧张,觉得自己是在别人的面前,偷情的刺激让她的不断流出,滴在石凳上。

    李庭深吸一口气,继续停经,当整根都淹没在丁玲那被撑得呈O型的时,李庭心情大为激动,可以感觉到相对来得干燥的正不断积压着他的,静止时,还能感觉到丁玲似乎在跳动着。

    “我要开始了,”李庭两手各搓着一颗,并开始缓慢着,加了润滑油,非常简单,前进后退都非常的顺畅,渐渐的,李庭速度已经上了道,开始快速冲刺着,一点也不爱惜丁玲的,大进大出。

    “唔……唔……唔……”丁玲趴在靠座上不断呻吟着,一边观察公路两边一边还要承受李庭那么粗长的冲击,整根都插进她内时,丁玲都会忍不住希望它能退出去,但一退出去,丁玲又会立马希望它再次占有自己的。

    在这两种截然不同想法下,丁玲娇躯正被李庭驱动着,在欲里打着滚,爽得不得了。

    “夫人,你的没有我想象的紧,是不是被你老公插过了?”李庭肆意揉捏着丁玲,在他魔手间不断变换着形状,都有点像充水的气球了。

    “唔……不是……唔……人家第一次是给你的……噢……噢……轻点……太重我会叫出来的……唔……别…………”李庭完全不听丁玲的话,她如此说,李庭得更快了,好像吃了春药般,如果他知道自己之前已经破了丁玲的,估计他不会这样子说了。

    “受不了了……唔……摸……摸我那里……求你……那里很痒了……唔……”丁玲开始摇摆美臀,让撞击着撞击的壁,虽说比还脆弱,如果壁被磨破了更容易传染艾滋病,可被欲冲昏了头的丁玲以及你个顾不得了,她只想追求最高境界的之旅!

    李庭知道丁玲是说哪里痒,他只好不去捏丁玲,那只手快速游到丁玲前,在软乎乎间摸了一会儿,沿着往上摸,丁玲身子突然颤抖了下,并发出更大的呻吟声,李庭又触到了一颗好像豆粒般硬挺的东西,马上知道摸到了,遂开始随意抚摸着。

    “……李先生……就是那里……唔……你摸到了……噢……噢……李先生……被你塞满的感觉好好……噢……我还要……快点……我……噢……噢……好空虚……唔……”两处都受到攻击,丁玲开始叫着,如果此刻有人从公路走过去,估计都会被丁玲的叫吓到了,男人绝对闻声而硬,女的应该有部分会流吧,小朋友也许会觉得有人被虐待,会像个活雷锋似的前来解救丁玲。

    “你真的很敏感,呵呵,根本看不出来,”李庭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已经有了的。

    “唔……唔……还不是你害的……你摸得人家……唔……唔……为什么插后面也会……唔……受不了了……来……来了……啊!”一声歇斯底里之后,丁玲打了个寒颤,喷洒而出,好多都洒在李庭手掌上。

    丁玲后,李庭也不想再了,双方都应该要回各自的家了,所以李庭用力抽动数下,死死顶着丁玲两瓣臀肉,一松,噗、噗、噗射入丁玲深处。

    的灼热几乎要将丁玲燃烧殆尽了,那种灼热感觉简直无法比喻,而且还是从身体内部传向外部的,丁玲都差点被搞得第二次了。

    李庭喘息着抱着丁玲,在她内一颤一抖着,可以感觉到正慢慢变小,但被包紧的感觉一点也没有降低,非常的爽。

    休息一会儿后,李庭拔出了,接过丁玲递来的纸巾擦拭着。

    “不是给你的啦!”丁玲嗔道。

    “嗯?那给谁?”李庭疑惑道。

    “人家……人家那里都流出来了……你自己看一下……你坏死了……竟然人家里……下次不给你玩了……”丁玲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