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28章 淫神虚(二)

    李庭打量着虚,体衣单薄,、两处被白布裹着,两条肩带在玉臂打了数个结后被无形的风抓捏着,随风而舞。蒙住眼睛的黑布最为显眼了,李庭可以感觉得出虚在看他,却不知道是不是通过那双眼睛。

    “愿意留下和我一起创造这个荒芜世界吗?”虚双手抱住,浑身开始颤抖,呢喃道,“虚÷我讨厌外面的世界,吵杂,纷乱,嫉妒,背叛,这些都在外面的世界每分每秒重演着,为了创造一个全新世界,我跟着你到了这个世界,却发觉这世界比未知空间还有肮脏、污浊,根本没办法清净,所以只能让干净的人类进入平行空间里,满足他们的需要,让他们愿意为我留下来,你想要满足永无止境的欲,我都可以满足你的,我制造幻象,你要多少女人,我就给你多少女人,你要什么类型的女人,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虚浅浅一小,玉臂大方张开,饱挺起伏不定,似乎非常激动,“只要你愿意全身心留在这世界,其实这世界非常的美妙,和外面的世界完全完全一样……”“你错了!”李庭打断虚的话,继续道,“这是一个死亡的世界,没有人类,没有鸟兽,你还要将平行世界里的人一个一个勾引进来,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子做会非常的累吗?”“我有无限生命,我可以慢慢耗,一千一万年后,我可以看到我建立的民族,建立的国家,建立的世界!”虚双臂高高举起,狂妄笑声在空荡荡的上空不断回荡着。

    “可以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非常自卑的妖兽!”李庭冷冷道。

    虚似乎被激怒了,肩带像着了魔般摇曳着,红唇一张,吼道:“我从来不自卑!我有远大理想!我要创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你如果不服从我,我将让你进入可怕的幻象中,让你死在自己的臆想世界里!”“那就是你的手段吗?当别人戳穿你的自卑面具,你只能毁灭对方,难道我一直对你阿谀奉承,你就会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非常自信的女人吗?”李庭完全没有惧色,或者说他还没有找到消灭或者逃出平行世界的办法。

    虚昂起头,呵出暖气,细语道:“其实我们是妖兽中最高阶的,我们被称为神,神,没错,我们就是神,我们可以将每个人的无穷无尽地放大,以致他产生幻象,沉浸其中,甚至死于其中,所谓,乃意识驱动,乃所有的整合体,每个来到我们虚世界里的人都会释放无穷无尽的,自己想象的,吃、穿、用、性,什么方面都有,而我们神虚是最卑贱的,只能躲在黑暗默默看着他们,因为……”虚头垂下,沉寂片刻后继续道,“因为我们虚无法让本身沉浸到自己的幻象里,所以只能看着别人的幻象,永恒的悲哀,永恒的感叹,无法得道满足就是虚的实质,虚,虚,一切都虚无缥缈,没有定数。”听了虚的一番话,李庭似乎意识到虚其实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妖兽,她的力量说大很大,说小也小,只要被带到这世界的人的很高,他(她)绝对会溺死于自己的世界里!

    想到此,李庭问道:“虚,你的到底是什么?”“我的?”虚盯着李庭,指着蒙住眼睛的黑布,说道,“就是希望有天这该死的布能拿掉!让我好好看着这世界!而不是简单的听!虽然我能利用听觉勾勒出完整的世界!但我无法感觉到它的存在!”听罢,李庭差点笑出声,说道:“我当是什么呢,不是很简单吗?你自己扯开就行了。”“呵呵,李庭,你的想法幼稚至极,如果这么简单,我还要让人进入这个世界吗?告诉你,当这世界一点一点被带进来的人分解时,我的眼睛才会开始恢复光明,建立全新世界的同时,我的眼睛就会恢复,这其中利害关系不是你这个人类能懂的。”“你似乎忘记了我是女娲娘娘想要搞死的人了,”李庭笑出声,继续道,“我分析一下你的情况吧,你是希望有人能分解你的,而你自己的被分解的同时,你的眼睛会恢复光明,是不是这意思?”“是的。”“所以你千方百计要将人骗到这世界,让他们的膨胀,而就可以消化你的,对吗?”李庭分析道。

    “你继续说吧,”虚摊开双手道。

    “也就是说让你恢复光明的唯一途经就是自身的消失,不对,不是自身,而是这个平行世界原本就存在着的,对不对?”虚露出笑意,似乎找到了知音,点了点头。

    “那你犯了一个大错!”李庭喝道,“与其一个一个拉进来,让他们吃掉这世界的,那你不如一次性叫很多很多的人进来!”虚似乎被李庭这个大胆想法吓到了,脸上开始冒汗,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抱歉,我似乎想得太单一了,谢谢你的提醒,那么我将在全世界的人类身上种下种子,当种子成熟时,他们就会留在这个世界开始享受的浇灌了!到时候我就可以再看到我想要的世界!”李庭嘴角下弯,露出丝丝笑意,似乎是在嘲笑虚的无知,沉默片刻,李庭问道:“你所谓的种子应该就是在人类的身上搞出一个一个的洞,随着洞的扩大,人就会来到这世界,也就是说种子的作用就像是运输工具一样,将人类运输到这世界吧。”“嗯,作用确实如此,”虚点了点头。

    “能给我看一下种子吗?”李庭问道。

    “种子?嘻嘻,所谓的种子其实就是我的,我的一小部分,”虚大声笑着,乳浪阵阵,下方的李庭则一直盯着她那隆起的看,似乎对于是种子这个话题非常的感兴趣,便问道,“如果你和人,喷到对方身上,对方岂不是会被种上好多好多的种子,然后跑到这个世界。”“呵呵,这个观点成立,但是我很少去外面的世界,不可能发生,而且我不会那么轻易将身体交给男人的,”虚用那双蒙着黑布的眼睛看着李庭,正在通过听觉构造着李庭,可无论如何构造,她都没办法构造出李庭的音容笑貌。

    “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的择偶标准?”李庭笑出声。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所以请别问我,”虚摇了摇头。

    “好吧,那这就当作你的私人问题,我问你另外一个问题,你现在是不是打算将自己的洒向全世界?”“呵呵,这个观点成立,但是行不通,我的很宝贵,不可能像自来水一样一直流着。”“其实女人分泌的多少并没有限制,如果你经常进行,你分泌的自然会变多,如果你从来不进行,也许你每天只有那么几滴,所以我的建议是你多多,以后就会流出很多了,而且相对于用自己的双手让自己湿,也许依靠男人的技巧更容易达到,”说话间,李庭巨物已经,指数迅速攀升。

    做为神虚,她当然感觉到了李庭渐渐上涨的,浅浅一笑,说道:“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年,你似乎是第一个和我聊得如此入骨的男人,呵呵,我似乎觉得我开始不寂寞了,要不你留在这世界和我玩,我以后都不带别人进来了,眼睛要瞎就让它瞎吧。”闷沉高空突然降下圣光,将虚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周围的世界被映衬得一片光明,李庭看得都有点睁不开眼睛了,完全搞不懂状况,只得用手遮住双眼,透过手的缝隙观察着正处于圣光中的虚。

    虚面露惊愕,阵阵好像要灼伤的光芒让她开始不安,身体却被无形的力量固定住。

    “女儿,你终于解开心结了,虚一族永远都解不开的心结。”虚脑海里回荡着一位陌生女人的声音,虚被吓到了,自她有意识的那刻起,她就没有看见过同类,一直以为自己是孤独的,听到有人自称是她的妈妈,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不论哪个时代,虚这种孤独妖兽只有一个,当虚接近死亡时,她肚子里会自行缔结下一代的虚,老一代的虚一死,新一代的虚将出生,并开始接受命运的折磨,妈妈孤独过,你也孤独过,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战败神被正神种下的诅咒罢了。我没有办法解除诅咒,我也不知道有诅咒的存在,当我死了之后,我才从最早那代虚的意识里读出这个诅咒,可我只能看着你被诅咒折磨,不能帮助你,只要你一直认为自己是孤独的,将没有人能帮助你,如今,你被那个逆天之人融化了心扉,诅咒就开始崩溃了,但要诅咒完全解除,并不会再危害到下一代的虚,你就必须用你的身体去感觉他的存在,两人完全结合在一起,当你流出落红时,诅咒将完全破灭!”听完这番话,虚似乎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被欺骗了,眼泪不自觉地流出来,当她感觉到视线模糊时,她又吓到了,瑟瑟发抖地解开黑布,眼睛慢慢睁开,受到强光的照射,虚只好捂住眼睛,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叫道:“我可以看见东西了!我可以看见东西了!”听到虚的声音,李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希望这该死发光芒能早点消失!

    “女儿,现在妈妈开始调教你的身体,让你尽快和他结合吧,”声音又在虚脑海里回荡着,当虚还不知道未曾谋面的妈妈话中含义时,她身子忽然抖了下,因为她正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揉捏着她的,并将遮羞布拉开,露出女性最私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