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82章 爆王母菊花(二)

    “很难受……唔……好像要拉出来……逍遥……你要插可以……但是别开那个……唔……关……关了……好吗?”王母都快被弄疯了。

    李庭抽出,又用力,见王母已经开始适应了,就开始快速着,丝毫不爱惜王母的身体。

    “……皇儿……别……别这样子…………啊……母后要死了……啊……死了……死了……”王母叫着,身子前后摇晃着,压在床上的双乳则被压得扁扁的,并挤向两边,好像在磨墨一样,非常的养眼。

    “我知道母后你很爽的!”李庭哼出声,得更加的带劲。

    “唔……唔……疼……唔……”王母只觉得天旋地转的,眼睛不断翻白,头一歪,直接被李庭干晕了,可身体反应还很正常,浑身痉挛,收缩不断,夹着李庭的。

    用力一捅,李庭就了,趴在王母身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李庭才捏着,慢慢拔了出来,也许是插得太深了,上有一点恶心的痕迹,一股很难闻的气味飘了起来,李庭忙屏住呼吸,就脱掉,将它扔在了地上。

    坐在床上,看着依旧摆着荡姿势的王母,李庭就仔细看着她的,已经不能闭紧了,都肿了,一圈血红色,还在微微颤抖着。

    李庭冷笑了声,躺在了床上。

    这时,小鸯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她都吓到了,转身刚要走,就被李庭喊住了。

    “晚上你就和我们一起睡觉吧,”李庭说道。

    “奴婢不敢,”小鸯脸一下就红了。

    “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去太上老君那里做事情,五天后才回来,接下来可能就要去妖岛了,你难道不想和我亲热了吗?”李庭笑出声,指了指自己的,“先帮我舔干净吧。”“遵命,”跪在李庭双腿间,小鸯很娴熟地吮吸着李庭那根软乎乎的,像清洁工一样将上面的赃物一一舔干净了。

    一会儿后,李庭就让小鸯去取一盆水,让她帮王母清洗。

    端着水走进来,拧干毛巾,小鸯就小心翼翼地擦拭王母那染血的,问道:“这里也可以吗?”“当然可以了,你现在也想试一下吗?”李庭笑出声。

    小鸯忙摇头,她可不希望自己也像王母这么的惨。

    擦干净后,李庭就说道:“替我娘舔一舔,让她快一点好起来吧。”“皇子是指这儿吗?”小鸯指着王母的。

    “不然还有哪里?”李庭反问道。

    “可是……”小鸯见李庭一脸的不以为然,只好伸出舌头舔着王母的。

    “没事的,都已经洗过了,很干净的,你就舔吧,”李庭伸了个懒腰,嘀咕道,“真的好累啊,我都快累死了,真他妈的紧!”舔了一会儿王母的,小鸯就在李庭示意下将衣服都脱光了,躺在了床上,这时,王母也醒来了,一动,就觉得超级的疼,就在李庭和小鸯的搀扶下趴在了床上,叹息道:“逍遥,你真的把娘搞死了,明天你叫娘怎么上朝啊。”躺在王母左边的李庭正玩弄着躺在王母右边的小鸯那颗不大却很挺的,说道:“休息一个晚上应该会好的,娘你不用担心的。”“你这孩子啊,”王母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李庭了。

    “我很好的,刚刚还让小鸯舔娘呢,”李庭笑道。

    “舔?”王母脸一下就红了。

    “嗯,这样子娘才会早一点好起来嘛,你看我多关心你。”“如果你关心娘,你就不会了,”王母摇头道。

    “那下次我会温柔一点,不过能插着娘的,真的很舒服啊,就是让娘受苦了,”李庭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王母摇了摇头,趴在那里都不能动,也不想多手什么,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王母就觉得有东西压在她身上,几丝青丝刮弄着自己的脸颊,王母忙叫道:“小鸯,你在干什么?”“娘娘,不是我!”趴在王母身上的小鸯叫出声。

    正跪在两女双腿间的李庭将套在上,慢条斯理道:“娘,早上我就要去太上老君那儿了,一连五天不能吃娘的奶水,我都忍不住的,所以现在就让逍遥再干一次吧。”“你是想弄死娘啊?”王母叫道。

    “如果娘不肯,那就作罢吧,”李庭郁闷道。

    “罢了,罢了,随便你吧,最多明天不上早朝了,”王母妥协道。

    “嗯,我要一起们两个,”李庭跪在她们双腿间,伸手抚摸着小鸯的口,手缓缓插了进去,搅动了番,然后就握着插了进去,小鸯这妮子十分的湿,所以李庭根本不用进行什么前戏就可以快速着。

    啪唧、啪唧、啪唧。

    “……皇子……皇子……唔……噢……”没一会儿,小鸯就开始叫着,双乳则在王母脊背上不断摩擦着。

    捅了一会儿,李庭就拔出,顶住王母的,一拱,就整根插了进去,粘了小鸯的,变得简单多了,王母也不觉得很疼,就闭眼感觉着带来的奇异感觉,当在内时,王母就觉得自己快要拉出来了,可当整个拔出去时,王母又觉得有点失落。

    干了王母五分钟,李庭就拔出,再次小鸯内,快速着,从处喷出来的都滴在王母上,都流了进去。

    “唔……唔……皇子……小鸯很舒服……唔……唔……真的太棒了……”小鸯低声呻吟着,杏眼紧闭,脑海里正勾勒着这奇异的画面:两女叠在一起,皇子从后面插着,在自己的和王母之间不断进出着。

    拔出,李庭再次插进王母内,用力捅着……干了小鸯和王母足有一个小时,李庭才有,他就拔掉,跪在她们前面,嬉笑道:“你们两个都来舔,看谁能让我噢。”小鸯从王母身上翻到了一边,很想去吸那又红又热的,却又在等待王母娘娘的行动,那东西那么的好,小鸯可不敢和王母娘娘抢的。

    “来吧,”李庭双腿张开很大的幅度,夹住小鸯和王母,并微笑着,像王一样看着她们。

    “你先吸吧,”王母客气道。

    “还是王母先吸吧,奴婢不敢和王母抢,”小鸯推搡道。

    “我有点累,还是你先吸吧。”“这是皇子的宝贝,理应王母娘娘你先吸了。”“不用和我客气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你是王母娘娘,怎么能和你争呢?所以还是王母娘娘先吧”……王母和小鸯推来推去的,坐在那里的李庭都有点郁闷,嘀咕道:“我怎么感觉自己这变成了一盘菜,你们两个都那么的客气,让我都有点担心你们会把它咬下来了。”“要不我和娘娘一起吸吧,好吗?”小鸯提出了折衷的办法。

    王母想了片刻,并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这确实没有什么好谦让的,”说着,王母就扶着李庭,两女歪着脑袋,开始同时吻着李庭的,有时候两人舌头还会碰到一块,就相互卷在一起,吮吸着彼此的舌头,然后又开始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