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71章 爬上王母床

    何仙姑对这嗜酒如命的铁拐李都有点无奈了,怒道:“下次要喝酒就安份点,别到处乱跑!”铁拐李连续打了五个酒嗝,摇了摇酒葫芦,问道:“我的酒呢?”“你自己喝光了!”何仙姑尽量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说道,“我再强调一遍,以后你喝酒就在这里喝,或者在你房间喝,千万别到处乱跑,懂吗?”长吐一口气,何仙姑都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铁拐李气死,顺了顺有点失调的气息,何仙姑说道,“我要去见女娲了,逍遥,你去找其他的师傅,别和铁拐李在一块,记住,你绝对不能喝酒!”“好的,”话虽如此,李庭却对铁拐李打了个手势,看来他是哪边都想笼络。

    看了眼阿尔忒弥斯,何仙姑说道:“下次师傅来教你一些武功心法,你体质不错,不过武功底子太薄了。”李庭都很想告诉何仙姑阿尔忒弥斯是西方的女神,西方的神和东方的不一样,西方以魔法为主,东方以武功为主,所以当何仙姑替阿尔忒弥斯把脉,觉得她内力很低是正常的。

    “姑姑,我都呆在这儿,你看你能不能带阿尔忒弥斯到黑暗禁区那边去见见女娲,阿尔忒弥斯说很崇拜女娲,”李庭脸上滑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却只是瞬间。

    “真的吗?”何仙姑问道。

    “嗯!嗯!”阿尔忒弥斯使劲点头。

    “真的很乖,走,跟师傅走,去见见人界的造物主吧,”何仙姑拉着阿尔忒弥斯的手就走出八仙亭。

    见他们离远后,李庭就坐在铁拐李跟前,摇了摇酒葫芦,说道:“等什么时候我去拿点好酒孝敬师傅,师傅现在就先忍着点。”铁拐李摸了摸自己的光脑壳,盘腿坐在长椅上,哈哈大笑着,说道:“还是逍遥最懂师傅,我跟你说,你下次要把师傅这酒葫芦都装满才行,懂吗?”说话间,铁拐李都打了七八个酒嗝,哈出的都是酒气,那啤酒肚显得更大了。

    “其他几位师傅呢?怎么不见他们?”李庭好奇道。

    “估计是去太上老君那儿了,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铁拐李觉得这种姿势不怎么好受,干脆跳到地面,一坐在,枕着酒葫芦就开始打瞌睡。

    看着嗜酒成性的铁拐李,李庭也知道自己能从他那学到的估计就是嗑睡和品酒了,对这两项,李庭都没有太大的爱好,想到自己还从情趣店拿了点东西孝敬吕洞宾,李庭就作辑道:“铁师傅,逍遥去和吕师傅练剑了,就先告辞。”“去吧,去吧,记得我的酒,我可要玉液琼汁,哈哈哈,”铁拐李打了个酒嗝,脑袋有点晕的他直接趴在那儿睡着了。

    来到吕洞宾练剑处,看着吕洞宾耍出一套只见光影不见剑身的剑法,李庭也不觉得惊奇,这剑法只是招式华丽,还不如独孤求败的剑法来得实在,不过做徒弟的总要给师傅脸上贴金的,所以没等吕洞宾耍完,李庭就拍手道:“吕师傅,你的剑法耍得神乎其神,我练一分都没有学到。”“师傅都好几百岁了,你还没十岁,这么年轻就想和师傅比了,看来你的见识很远的嘛,”吕洞宾笑出声,一直在上空飞舞着的佩剑徐徐而落,直接飞进吕洞宾背上的剑鞘内。

    “逍遥说的是事实,”顿了顿,李庭就拉着吕洞宾的手走到巨石后面,小声道,“我给师傅带了好东西,有了这东西,师傅都可以不用下凡,也可以爽歪歪的。”“你不会带了个活人回来了吧?”吕洞宾笑着,口水都开始流了。

    “带回来那个是徒儿的,师傅你可不能打她注意。”(你敢打狩猎女神主意,老子就直接把你阉割了!

    吕洞宾似乎不知道李庭所指何物,就围着李庭转了几圈,问道:“东西在哪儿?”“师傅你转过去,我拿给你。”“别捉弄师傅噢?”吕洞宾马上就转过身。

    李庭就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用土色塑料包着的盒子,嬉笑道:“师傅,你看!”“你这是哪里变出来的?”吕洞宾忙接过李庭手中这长二十厘米宽十厘米的盒子,当着李庭的面就将盒子拆开,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少女的图标,还有那粉红色的,看到这图,吕洞宾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

    “这是少女二代,里面有一个硅胶假人,可以满足师傅的需求,还有一个,电池我都已经买好了,怕师傅进不去,我还特意为师傅买了一瓶润滑油,师傅保证会爱不释手的,”李庭贼笑道。

    “逍遥你真是有心,师傅先看看这东西是什么东西,”将华丽的包装拆除,吕洞宾就看到一个没头没脚的假人躺在那儿,两个手掌那么大,颜色白中带红,双乳很挺,制作精细,吕洞宾就让李庭拿着盒子,他自己取出家人,赞美道,“手感简直和真人一样,我真佩服人类的智慧啊!可是……”吕洞宾盯着着硅胶假人的,只有小指头那么大,郁闷道,“这不会是替小孩子设计的吧?怎么这么的小?”“硅胶拉伸性很好的,师傅你回头试一试就知道了,而且师傅有看到它脖子那个洞了吗?那就是拿来插用的,我示范给师傅看,”李庭拿出早已装好电池的,将压进硅胶内,拨动开关,吕洞宾只觉得手中的硅胶假人都在振动着。

    关掉开关,李庭神秘一笑,说道:“其中趣味,师傅自己用了才知道,徒儿就不细说了,振动会有声音,千万别被何师傅听到噢,否则你会比铁师傅还倒霉的。”“是啊,何仙姑最近脾气不怎么好,铁拐李几乎隔一天就要被骂一次,不骂的那天还是因为何仙姑在女娲那儿,哎,所以师傅还是要好好藏着才行,”吕洞宾又捏了捏这个硅胶假人,那种弹性已经让他跃跃欲试了,伸手压开假人的,点头道,“这个好,能大能小,师傅回头试一下,好用你下次帮师傅多带几个,我就不用下凡了!”“一定,那今天就不练剑了,师傅回去好好玩玩,我去见母后了。”“当然!明儿见!”吕洞宾装好硅胶假人就忙走开了,看来是打算回去试一试了。

    ※※※※走过天绝桥,李庭站在那儿望着千米之外的广寒宫,被白雾迷饶着的广寒宫看上去比天庭还来得飘渺,广寒宫目前作为专门训练仙女的地方,一般都不允许神仙私自前往,所以这八年里,李庭都只有驻足观看的命了,想起自己的女人们都还在广寒宫,李庭恨不得现在就到广寒宫去,却因为自己的计划而打消了这个想法,卧薪尝胆,再忍下去吧。

    微微叹气,李庭就朝瑶池神殿走去。

    这些年,李庭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每天除了练剑就是吸王母娘娘的,似乎都没有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有时李庭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忘记自己所背负的仇恨了?有吗?绝对没有!

    为了能将仙界彻底改变,李庭才忍受着以另一个身份活在这世界,每日面对着曾经天谴自己的仇人,难道李庭就不难受吗?绝对不可能!

    多望了眼广寒宫,李庭眼中星芒更甚,自语道:“总有一天,我要去释放你们,让你们变成仙界主人的女人!”(该死的女娲!

    整个仙界,李庭最讨厌的人就是女娲,其次也许就是被自己吸得都有点黑的王母了。

    走进瑶池神殿,前些日子被李庭破处的仙女正往人参仙枝上加水,一见是李庭,瓢差点落地,忙躬身道:“皇子好。”“我母后呢?”“在里头休息呢,”仙女忙引着李庭走进去。

    拉开床帘,见王母还没有起来,背对着自己,匀称右腿正压在被单上,只遮住三分之二的美臀显得生机万分,不知道是不是王母故意的,臀沟有点儿露出来,让李庭欲火顿时烧起来,使眼色让仙女退下后,李庭就坐在床边,俯身道:“母后,孩儿好想你了,”说着,李庭的手已经插进王母亵裤内,沿着往下摸去。

    摸到时,王母被惊醒了,忙道:“逍遥,你干什么?”李庭干脆直接躺到床上,紧紧贴着王母侧面,软声道:“母后,给孩儿吸一吸,我又想吃奶了。”王母先是一吓,接着就松了口气,转过身,近距离看着李庭,小声道:“以后别这么没大没小的,你要爬上母后的床,你至少要和母后说声,懂吗?”“嗯!”李庭溜到床下,作辑道:“母后,孩儿想爬上你的床,望批准!”王母被李庭搞得哭笑不得,只得说道:“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