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87章 玄女失身(一)

    啪唧、啪唧、啪唧……李庭这次得实在是太猛了,直接将阿尔忒弥斯晕了。

    当李庭终于将时,别提多兴奋了,都快哭出来了,就在阿尔忒弥斯背上亲吻了好几下,感叹道:“你是第一个女人,还差三个,我要好好的寻找才行,要不然我的毒就没法解开了,”怕九天玄女等久了,李庭便弄醒阿尔忒弥斯,告诉她自己又要走了之后才离开。

    再次跑到房间收拾行李,为去妖岛做必要的准备,还抽空用七彩金鱼和姬交流,知道美杜莎已经控巨蛇游到了妖岛之下,李庭倒是有点担心了,就希望美杜莎别胡来,将整个战场都交给自己!

    兴冲冲地跑出去,九天玄女正往李庭走来,说道:“我还以为皇子失踪了,还想进去看看呢,呵呵,没想到你自己跑出来了。”“噢,有些东西找不到,找了好久才找到呢,呵呵,我们回兜率宫吧,”李庭回头看了眼逍遥宫,想到以后让这儿每个房间都住着一位美女,那该有多爽啊?

    回到兜率宫,李庭又要开始无聊了,在他看来,在兜率宫的自己就像是一个木偶,太上老君和九天玄女则变成了控偶师,正指示着自己应该如何摆着动作。

    晚饭后,李庭就被九天玄女带进房里,不允许他到处乱跑,就怕他又去找彼岸花,如果让他再和彼岸花发生性关系,九天玄女就担心他会作出什么有辱仙风之事。

    躺在床上,李庭非常无聊地看着琉璃窗,又望向正在床上打坐的九天玄女,打了和呵欠,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想和九天玄女聊天,听到她正在念经,李庭只得闭嘴了。

    半个小时后,李庭才有了一点点睡意,便蒙头而睡。

    模糊之际,李庭已经将手伸进裤裆内,正缓慢着,手的活动变得越来越快,导致整张床都在摇动着,发出的嘎吱、嘎吱声,更是吵到了还在打坐的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睁开眼,显得非常无奈,只得走到李庭床边,嘀咕道:“皇子真可怜,哎,还是我不好,以为彼岸花种在这儿就不会出事,没想到害到了皇子,如果被王母知道,又不知道要惹出什么祸端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把他敲晕算了。”猛地击中李庭的脖子,闷哼之后,李庭就晕过去了。

    九天玄女拍了拍手掌,总算松了一口气,又担心李庭下面有事,她就轻轻掰开李庭的手,看着那根赤红色的,见那伞状的都暗红了,九天玄女似乎有点担忧李庭会出事,可这也没有办法,九天玄女又不可能帮到李庭,只得装作没有看见,替李庭盖好被子后之际打坐,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也许是肿胀的刺激作用,九天玄女下的重手并没有发挥理想中的作用,天还未亮,李庭已经醒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着,可越是,他就越难受,布满血丝的双眼直盯着正襟危坐的九天玄女,干咽着口水,李庭就爬下了床。

    他现在虽然被毒弄得欲火焚身,却知道这样子冲过去,自己绝对难逃被敲晕的噩运,所以就从乾坤袋里摸出一瓶春药,摇了摇,并不敢打开,这春药是通过高压变成液态,一拧开,里面的春药便会蒸发,常人只要吸入一口,那绝对是要被别人烂才会减低的。

    李庭又摇了摇头,看着静若仙子的九天玄女,心里一阵的激动,反正现在自己已经中了毒,李庭就不在乎再多种一点,所以就拧开瓶盖,只见一股轻烟自瓶口飘出。

    李庭忙吹着气,尽量让这春药气体飘向九天玄女那边,又怕被九天玄女知晓,等气体都飘出来,李庭便溜回被窝里,蒙着头,透过细缝观察着九天玄女,他就不相信九天玄女一点都没有!

    “嗯?”九天玄女缓缓睁开眼,似乎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闭眼继续打坐,可没一会儿便再次睁开眼,有点彷徨地看了眼被自己敲晕的李庭,自语道,“不可能的,我又没有中毒,为什么我变得有点空虚了?这怎么可能?”九天玄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吸入春药,如果不找李庭泻火,就怕她会暴死!

    渐渐的,九天玄女的呼吸变得沉重,嘴里却还念着《道德经》希望用经文压制那种很奇怪的感觉,可没念几句,经文就被她念乱了,她只得屏气凝神,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子,她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一只手已经颤巍巍地伸向自己的,却又马上收回,短暂的挣扎就让她香汗淋漓的了。

    “哎哟~~”李庭突然喊出声,掀开被子,看着九天玄女,嘴角浮起一丝难以看到的笑意,说道,“这觉睡得好死啊,娘娘你又把我敲晕了吗?”“没……没有……”九天玄女神情异样地看着李庭,似乎觉得此刻的李庭形象高大了好多,九天玄女并没有看李庭的脸,就盯着他的看,那根正竖得很高。

    李庭摇了摇,郁闷道:“娘娘,我实在是睡不着,这东西不软下去,我就要失眠,你说怎么办呢?”九天玄女想移开目光,可怎么都移不开,初次中了春药的她只觉得正慢慢硬起,随着呼吸而浮动着,在顺滑肚兜上摩擦着,阵阵的酥麻,更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娘娘,我该怎么办?”李庭问道。

    “睡觉吧,”九天玄女小声道。

    “可睡不着,”李庭已经下了床,正慢慢走向九天玄女,并轻轻着,邪恶地笑着,说道,“要不娘娘和我欢好吧,彼此都会满足的,好吗?”“你的仙界的皇子!你怎么能如此胡来!”九天玄女厉声道,并抓紧羽扇,等李庭接近了,她便挥动羽扇,疠风击中李庭胸口,闷哼一声,摇晃数下,李庭便倒在地上,再次晕过去。

    九天玄女捂着胸口,轻微的触摸都会让上升,看着地上的李庭的,九天玄女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呜咽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和皇子呆在一块也会被他感染了吗?”九天玄女生平第二次流泪,第一次是因为蚩尤无辜残杀人类。

    九天玄女握紧拳头,额头不断冒出汗水,顺着绝美面颊流下,滴在间,看着李庭的,九天玄女终于忍不住了,就跳下了床,跪在李庭身边,伸手握住李庭,了记下,又罪恶地松开了手,捂着脸,自语道:“如果我真的那样子做了,我就对不起整个道教了,不行,我绝对不能做这种事情!”嘴巴上是这样子说,可手已经再次握住李庭的,快速着,并吞着口水。

    其实李庭是假装晕倒,眼睛眯成缝,正看着已经快堕落罪恶深渊的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一手着李庭,另一只手则割着火红裙子抚摸着自己,这一摸就彻底完蛋了,她只觉得有更多的水从流出,已经弄湿了她的亵裤,满足不了的她干脆将手伸进裙子里,继续抚摸着,喘息道:“我不能……唔……不能再错下去了……唔……可这里真的很痒……我要受不了了……唔……好痒……好想让这东西呀……噢……我真的受不了了……”九天玄女眼泪不停地流着,也不停歇地流着,一上一下,却完全是出于不同的目的而流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