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88章 玄女失身(二)

    九天玄女死死盯着李庭的,不断咽着口水,明明知道的空虚只能用这东西来满足,可她就是不愿意自己的清白就这样子毁了,看着表情宁静的李庭,九天玄女又觉得皇子现在已经晕了,如果自己快点弄完的话,估计会没事的,想到此,九天玄女便站起身,盯着李庭的眼睛,就怕他会突然醒来,又看了看李庭,九天玄女便慢慢闭上眼睛,含着巨大的羞耻心将火红之裙掀起来,包着圣洁之地的亵裤早就凝湿一片,肥肥的轮廓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惜这时候没有人来欣赏传说中的圣女娘娘的一幕,就连李庭都完全闭上了眼睛,刚刚那一对视,李庭都差点露出破绽了。

    “我也是无可奈何的,皇子,你别怪我,”九天玄女苦笑着,已经开始脱亵裤了。

    (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快点!脱光了给老子!

    李庭内心不断呐喊着,心跳也加快了。

    将亵裤脱下来后,九天玄女继续抚慰着自己那没有长一根的,手在滑过,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正黏着一层透明色的液体,九天玄女伸出舌头舔了下,忙甩开手,更觉得自己的罪恶增加了不少,可不管增加多少的罪恶,她今天的堕落已经在所难免了,所以她就尽量让自己放松,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缓缓跪下,粉嫩正对着李庭。

    “对不起,对不起了,”重复了句,九天玄女便握紧李庭,感觉到那种几乎要将人身体烧灼的热度,李庭都快要发疯了,便慢慢坐下去,当顶到她的口时,九天玄女又有点忏悔地挺着身子,可没过五秒钟,她又让盯着自己绝美的,摩擦数下,便慢慢坐下去。

    “唔……太大了……绝对插不进去的……唔……”九天玄女喘息着,摇得厉害,就流得更多,正浇灌着李庭的,更湿后,九天玄女再次试着让插进内。

    “噢……”勉强挤进去后,九天玄女柳眉已经挤在了一块,身子有点僵硬,颤抖数下,又慢慢坐下去。

    (!这逼够紧的!

    当李庭的顶到九天玄女的时,九天玄女脸上便露出惊愕的神情,她难道真的要让自己圣洁的身体受到玷污吗?

    “不!我不能这样子做!”九天玄女歇斯底里叫着,一甩,便滑了出来。

    当刮过时,九天玄女忍不住出声,又再次让插进内,顶到时,九天玄女的眼泪流得更加厉害,像雨点般滴在李庭腹部,得不到救赎的她只能选择坐下去了。

    啪唧!

    “啊!”九天玄女扬起头惨叫着,身体都好像被石化了般,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便慢慢挺起,看着一点一点地滑出来,而上面黏着自己的红时,九天玄女痛苦不已,呜咽道,“万年的修行就毁在今晚,我以后该怎么办,呜呜呜呜……”听到九天玄女的哭声,李庭很想安慰她,又怕自己张嘴说话会被她再次敲晕,所以还是静静享受被圣女的滋味吧,更让撩人兴奋不已的是九天玄女竟然会是一个,,一个活了上万年的极品竟然被自己破了,这真是爽呆了,那么女娲娘娘会不会是呢?李庭满是期待。

    抽噎片刻,春药再次发挥作用,暴涨的九天玄女只得摇摆娇躯,让在自己内缓慢着,也许是春药的麻痹作用,九天玄女并不觉得被破处有多疼,现在的她倒是很喜欢摩擦肉产生的那种酥麻。

    “唔……唔……唔……”九天玄女的感觉渐渐上来了,摇摆也变得非常的有规律,正开始享受人生的第一次美滋美味的之旅。

    疯狂了足有半个时辰,九天玄女终于受不了了,娇躯一颤,便向难以把守住的洪水般狂冲而下,浇灌着聊天的,又拍击着九天玄女,初次达到的九天玄女都快被这种感觉弄傻了,一脸的错愕,而这时候,有了的李庭直接松开了,让灌进九天玄女深处。

    “啊!”九天玄女又呻吟着,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她感觉到李庭在内不断抖动,更感觉到有股暖流在里面流淌时,九天玄女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脸的羞涩。

    感觉到李庭渐渐软下后,九天玄女便慢慢站起身,脚有点麻的她都有点站不住了,差点趴倒在李庭身上。

    坐在床边,九天玄女还没将亵裤穿上,不知从哪儿刮进来的凉风正在亲吻着九天玄女,让她瞬间惊醒,后已经解了春药之毒的她正望着地上的李庭发呆,干咽了口水,看着李庭周围的落红,九天玄女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泪再次滚出,滴在嫩白手臂便扩散开。

    九天玄女整理着杂乱的思绪,决定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现在只有自己和皇子两个人知道,只要皇子醒来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那以后都会趋于平静吧?想到此,惊慌失措的九天玄女便擦干的湿,穿好亵裤,放下裙子,更是拿出纱巾擦拭着李庭的,务必使这作案工具上面不留下自己的痕迹。

    见一些细节无法擦干净,九天玄女只得忍着万份恶心,伸出舌头舔着李庭的,还有之下,舔了好一会儿,又鬼使神差地含住李庭吮吸了几下,确定看不出作案痕迹后,九天玄女才满意地坐在床上,继续盘腿打坐。

    (被圣女的感觉好好啊!

    李庭内心不断感叹着,心满意足的他竟然睡着了。

    再次醒来,房内已经没有九天玄女的身影,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的李庭只得匆匆穿好衣服,嘀咕道:“玄女娘娘真不道德,了我还让我睡地板一个晚上,看来思想道德水平绝对有问题,还是道教女神呢?哼!”跑到用餐的地方,却没有看到一个人,李庭只得跑到炼丹房去,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就连两名童子都没有在,李庭又跑到诵经阁去,也没有看到人影。

    “奇怪了,怎么都找不到他们呢?郁闷,到底跑哪里去了,算了,我去看看可怜的彼岸花,至少她喂饱过自己几天,没让自己变成饿死鬼,就算多种几次毒也没关系,反正女人多嘛,”笑着,李庭就屁颠屁颠地朝后院跑去。

    当李庭接近彼岸花住的地方时,突然看到太清正抱着一堆柴火从另一边走来,李庭便问道:“太清,难道你们到别处去炼丹了吗?”“不是的,玄女娘娘说那朵花不能留着,要把它烧了,所以我就去拿柴火了,”说着,太清已经朝前走去。

    “烧……烧了?”李庭顿时石化了,反应过来时,太清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妈的,至少我和那花过,怎么能让你随便烧了呢?”嘀咕着,李庭快步朝前跑着,见太清已经在往彼岸花旁边堆柴火,李庭便跳过护栏,叫道,“不许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