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89章 焚毁淫花

    “逍遥公子,”彼岸花顿时化作人形,正跪在那里嘤咛哭着,泪眼凝湿,一副凄楚可怜的模样。

    九天玄女见是李庭,表情有点古怪,似乎又想起昨晚让李庭破处的场面,她之所以要烧了彼岸花便是因为怕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她把自己的冲动献身也归结为彼岸花的作用。

    “皇子,呵呵,怎么了?”太上老君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烧她?”李庭质问道。

    “我们道家向来不允许有伤风败俗之人存在,而她就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所有我要把她烧了,她只不过是一朵花而已,皇子不必如此的在意,”太上老君笑呵呵道。

    “你凭什么说她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李庭反问道。

    “因为她是彼岸花,绝对的。”“那是不是可以换一种说话,如果你是只狗,你就会吃屎了?”李庭冷笑道。

    他们四个都僵硬在那里,似乎没有想到堂堂的仙界皇子会说出如此粗口的话来。

    看着他们四个,李庭继续道:“人类有名言‘出淤泥而不染’,你们又凭什么判定彼岸花一定会造成那一切,如果没有依据,你这样子简简单单的把她烧了,那和刽子手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都是神仙,神仙向来尊重事理,如果一点依据都没有就判定别人死罪,那你们和妖魔鬼怪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们都是道教之人,此举如果被广大神仙知道,那绝对会让你们的修行之路蒙上羞耻之布,我知道凭我一人之力是不可能阻止得了你们的,但我完全是从道义上来说这一切,你别说她只是一颗彼岸花,万物都有生命,就算一颗尘埃,它都可能会孕育生命,而她已经修炼成妖,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那里,你一个万年老道又凭什么说她只是彼岸花而已?难道就不算是生命了吗?”面对李庭的质问,太上老君气色有点欠佳,干咳两声,说道:“物生性邪,皇子还不知道她们的危害,所以仁爱有佳,皇子能如此仁爱,以后一定会治理好仙界的,呵呵,就请皇子先离开,我们会处理好这事的。”“那你现在就告诉我你们的处理结果吧,”李庭冷冷道。

    “这个嘛,”太上老君沉吟片刻,便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九天玄女,“玄女娘娘,你觉得怎么样?”九天玄女看眼彼岸花,摆手道:“也许我们想的太过极端了,算了吧,让彼岸花继续在这儿修行,希望她早日化妖成仙吧,当然,”九天玄女望着李庭,“如果彼岸花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被我们知道了,我们有权毁灭了她,走吧,”九天玄女便提步离开了。

    “皇子,我们先回去炼丹了,”太清太常异口同声道。

    “嗯,走吧,”李庭眯眼笑着。

    “皇子,你不走吗?”太上老君问道。

    “我想和她聊聊,不会出事的,你们先离开吧,”李庭眯眼笑着,显得非常得意。

    待他们都远离后,李庭忙扶起彼岸花,看着这个细皮的女人,问道:“有没有别吓到了?”“没……谢谢皇子,”彼岸花低着头,眼角噙满泪水,感觉到李庭身体温度,她的泪水就忍不住汹涌而出,忙抱紧李庭,呜咽道,“对不起……对不起……荡真的是我的本性……害到了皇子……真的对不起……呜呜呜呜……”“好了,别哭了,”李庭抚摸着彼岸花后脑勺,淡然一笑,说道,“什么害不害的,你让我性功能比平时都强了,我应该感谢你才对,又怎么会怪罪于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彼岸花。”“没有别的名字吗?”李庭问道。

    “没有,我们这种花怎么可能会有自己的名字呢?除非飞仙了。”“真可怜,我觉得像你这种人最容易被人遗忘了,呵呵,我想想,以后你就叫月渎吧,我挺喜欢这名字的。”“月渎?”彼岸花愣了下,又念了几遍,觉得非常的顺口,便点头道,“那以后我就叫月渎了!谢谢皇子!”“咕噜咕噜~~”月渎脸一红,小声道:“皇子你又饿了。”“嗯,我看见你就饿了,因为你会喂饱我,”李庭嬉笑道。

    “嗯,那稍等,我弄吃的给皇子,”月渎想挣脱李庭的怀抱,李庭却紧紧搂着她,手正捏着她的臀尖,并慢慢往前滑动,轻易就扣住了,便开始温柔地按摩着。

    “唔……唔……唔……皇子……唔……痒……别弄人家了……唔……”月渎脸蛋顿显羞红。

    “我不是说了你能喂饱我吗?所以你现在就得用身体把我喂饱,我下面已经很硬了,你摸摸。”月渎的细手如蛇般抚摸着李庭,一种几乎要将她烧灼的热度正透过传到她的体内,加之李庭手的抚摸,月渎已经流水潺潺了,身子发软的她便依着李庭强壮胸膛,抬头望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月渎双眸含满期待。

    “掏出来,”李庭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好的,”月渎便将李庭的掏出来,看着这根赤红色的,月渎显得有点为难,呢喃道,“皇子,你的真的太大了,好恐怖,可不能再了,我会让你的毒中得更深的,好吗?”“告诉我,为什么我会中毒呢?”李庭眯眼笑着,手已经插进月渎领口内,正捉玩着她的,两颗突出的特别的好玩。

    “因为我是彼岸花啊,”月渎神色暗淡道。

    “我是想知道中毒的原理。”“就是每次和我时,毒会从流出来,经由皇子的流入你的体内,三天,我们了四次,所以皇子就必须和四个不同的女人交换才能解了毒,否则皇子会暴毙而亡,真对不起,这是我的本性,刚刚我真的都有求死的了,”月渎低声道。

    “那你以前让几个男人中毒过?”李庭问道,如果说月渎是一个万人骑,估计李庭就不会再选择和她了。

    “皇子,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啊,你难道忘记了吗?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我有出血的,”月渎忙解释道。

    “是吗?额……我有点忘记了,”李庭显得有点窘迫,和月渎第一次确实让她出血了,只是那时候李庭专注吃兔肉和月渎的,所以没有注意到。

    “嗯,当初我还是彼岸花时只能靠空气传播,让人类中毒,而当我炼化为妖时,我就被玄女娘娘带到这里了,就算我想荡也没有机会的。”听完月渎的解释,李庭心也放下了,说道:“那我就是你唯一的男人了,你以后不许再找别的男人,否则拿火烧了你的就不是他们,而是我了。”“月渎明白,而且……”月渎轻轻着李庭的,细语道,“而且皇子那么的厉害,每次都快要把人家搞死了,人家又怎么会去找别人呢。”“我现在那么的硬,你再满足我一次吧,”说着,李庭已经开始剥月渎丝裳。

    “不可以,”月渎忙抓紧领口,丝裳却已经被李庭拉下不少,露出削细肩膀,也看到了不少,非常的挺,又很大。

    “为什么?”李庭疑惑道。

    “我是彼岸花啊,会让皇子再次中毒,那就是五次了,皇子如果对仙界的女人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我就怕你会身败名裂了,”此刻的月渎也开始为李庭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