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90章 干之爱之

    自从中了毒后,李庭先是了阿尔忒弥斯,又被九天玄女了,这样子算起来就差两个女人了吧?只要再两个女人,毒自然而解,如果现在再把月渎了,那最多是多一个罢了,反正后天就可以下界了,姬和美杜莎都在妖岛之下,要解掉毒还是很简单的,再不行就到海里随便抓几个海族一嘛,自己吃亏一点就是了。

    “做吧,”李庭猛地一用力,月渎丝裳就被他完全剥掉。

    “啊!”月渎惊叫一声,这次却有点害羞了,正用手捂着,手太小了,根本捂不住整个,正随着月渎急促呼吸而颤抖着,十分有爱。

    李庭手再次隔着薄裙抚摸着月渎湿答答的,微微用力,就算隔着薄裙和亵裤,李庭照样将手指压进月渎间,正反复摩擦着。

    “不能……唔……不能……不能再让公子中毒了……唔……”月渎轻甩着,就希望李庭能移开手指,可李庭手指活动速度更快了,本是花之身,月渎对性就非常的敏感,李庭又如此的有技术,而且月渎内心深处确实是希望被李庭的,所以正在被与不被之间徘徊着,十分的苦闷。

    “那如果我戴上了,是不是我就没事了?”李庭问道。

    “是什么?”月渎喘息道。

    “就是一种不会让女人怀孕的套套,会把我的整个包住,所以我的就不会直接接触你的了,明白吗?”李庭笑道。

    “只要我的水不会接触到皇子的鸡…………那就没事的……”“嗯,那你等我一下,”李庭立马将手伸进衣兜摸索着,用一只手解开绳子,便在乾坤袋内摸索着,乾坤袋看起来就一点点大,内在乾坤却非常的大,李庭那手在里面摸索了半天才摸到一包,便拽下一个,拿了出来,递给月渎,“撕开,帮我套上,然后我们就可以很快乐地,你也不用担心会让我再中毒了。”“真的吗?”月渎看着包装袋,“,大号的,”撕开封口,月渎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拔出一个胶质,上面还有少许的润滑油,抓在手里感觉有点怪,“然后呢?”“套在我的上。”“这个太小了……而你那里那么的粗……能套得上吗?”月渎疑惑了。

    “哈哈哈,”李庭忍不住大笑出声,说道,“亏你还是彼岸花,连这些最基本的都不懂,看来和我比起来,你真是大巫见小巫了,”勉强停止笑声,李庭就引导道,“反正你套就是了,绝对可以套进去的。”“我试试,”说着,月渎就拿着往李庭上套,却弄错了边,压了好几下都没有压下去,就说道,“真的套不了,你的太大了。”“反一面。”“那我再试试,”月渎只得再次尝试,当她看到一点一点地吞下李庭的,月渎显得非常的兴奋,不过这还是有点短,不能捋到李庭根部。

    “好了,躺下吧,”李庭示意道。

    “嗯,”月渎躺在了地上,有点憧憬地望着李庭粗长的,又像上次那样非常主动地撩起薄裙,缓慢退下了已经被弄湿的亵裤,露出光洁,充血的早就因为李庭手指的活动而微微朝两边分开,更是凸显而出。

    李庭压在月渎身上,太久没有戴过的他倒是有点不习惯了,不过为避免再中毒,也只能如此了,在月渎口摩擦数下,李庭用力一挺。

    啪唧!

    “唔……皇子……你了……唔……好满……好胀……好舒服唷……”作为彼岸花,她在期间是非常的荡的,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就因为这种荡,所以才会被称作花!

    “唔……唔……皇子……用力……用力我……我好痒……唷……唷……”月渎被干得非常的爽,时不时挺起享受着冲刺的爽快。

    “真的很紧,你这逼!”李庭抓捏着月渎豪乳,用力挤着,看着粉红色的,低头贪婪地吮吸着,舌头绕着快速打着转儿,并快速,粗大就退出、、退出、如此重复着,喷射而出,足以见证李庭的性功能有多么的强大!

    “啊~~”月渎着,更是挺高,一声歇斯底里叫声后,混着的喷了出来,痉挛不断的月渎都快要死了,肉紧紧吮吸着李庭的,却锁定不了它,还在前后不停着,更大程度上摩擦着月渎的肉,让她几近疯狂。

    “我要死了……唔……皇子……你真会干了……”月渎搂着李庭脖子,娇小身躯正随着李庭的而摇摆着,更是摇晃得厉害。

    干了足有半个时辰,李庭终于有了点的,就抽出,说道:“把脱了,帮我吸,你喂饱了我,我也要喂饱你才行。”有点无力的月渎伸出似藕双手,将剥下,看着这根怒拔,月渎便张嘴将它含住。

    啧啧……啧啧……“唔……唔……”月渎一边着粗长,一边使劲吮吸着,香舌还在李庭上扫着,更大程度上刺激着李庭,每当顶到月渎嗓子眼时,月渎表情就有点痛苦,可李庭给了自己生命,不论如何,自己都要好好服侍他才行。

    看着忙碌不断的月渎,李庭终于有了一点的,便用力一挺,顶住月渎嗓子眼,一松,噗、噗、噗,直接射进月渎喉咙内。

    “唔!”月渎睁大眼睛,有点痛苦地吞下堵在喉咙的,确定李庭不再,月渎才将他的吐出来,干呕了下,说道,“我差点吐了。”“味道不好吗?”李庭反问道。

    “皇子的味道很好,但是来得太急了,我有点吃不消,不好意思。”“呵呵,没事,谢谢你,真的很爽,”坐在地上的李庭伸了个懒腰,好奇道,“如果把你的抹在其他男人上,那他是不是也就中了毒?”“理论上是这样子的,”月渎点头道。

    “那好!”李庭马上从衣兜里取出原来用于存放液态春药的瓶子,压在月渎下方,说道,“麻烦弄点给我。”月渎脸蛋有些红,还是照办了,一手捏着,另一只手则在充血的上不断来回抚摸着,望着正认真盯着自己的李庭,月渎脸蛋更红了,感觉到羞耻的月渎慢慢燃起,一滴从流出,滴入瓶内,接着又有一滴流出来。随着月渎两手活动的加快,越来越多的流了出来,不断流入瓶内,不多时,瓶子已经满了。

    “ok,”李庭嬉笑着,便盖上了瓶盖,见月渎又有点渴望被干,李庭这个大好人当然是再次套上,挺着长枪插进月渎内,用力捅着了。……都不知道干了多久,让月渎两次后,李庭直接拔出了,躺在地上,正望着上空游离着的彩云,月渎则帮他脱掉,趴在他吮吸着他的,非常的用心。

    一声闷哼,李庭再次将出来,又被月渎吃得干干净净的。

    月渎舔着唇角,赞美道:“皇子的最好吃了,美味极了,月渎非常喜欢。”“嗯,喜欢就好,肚子有点饿了,弄点吃的给我吧,”李庭嬉笑道。

    “好的,”月渎也懒得穿衣服了,就赤裸裸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暖阳洒下,那还黏着不少的显得十分的圣洁,被插得有点分开的口更是充满了诱惑气息。

    “皇子要吃什么?”月渎问道。

    “来点新鲜的吧,”李庭含笑道。

    “我想想呀,”月渎思考片刻,腼腆地笑着,问道,“用我的水作为油烤一条鱼给皇子吃,要吗?”“用啊?”李庭似乎来了兴致。

    “嗯,这个我还没有尝试过,不知道行不行,不过可以试一试就是了,当然咯,如果皇子觉得脏,那就算咯,”月渎含笑道。

    “不会啊,我觉得很有趣呢,那你开始弄吧,我就等着你的劳动成果了。”“不行,皇子也要一起来帮忙,要不然水不够的噢,因为……”月渎脸蛋红彤彤的,“因为只有皇子才能让我流出那么多的水来。”“那好吧,”李庭站起来,问道,“你要我怎么做?”“很简单,把我多弄一点水出来就可以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