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177章 逍遥宫

    和太上老君客套了一阵子,李庭就和两个门童一起把已经冷却的炼丹炉一一摆正,洁白的衣服上一道黑一道黄的,看来是要回去换一件了。

    和太上老君说好明天早上会过来的李庭灰溜溜地离开了兜率宫,弄脏了衣服,还要替太上老君打工五天,不过还是有收获的,至少拿到了血瞳,李庭眨了眨眼睛,世界时而血红时而清澈,让他还是很难适应,他真的有拿布包着左眼的冲动,让右眼独裁一切!

    飞向瑶池神殿,李庭又忍不住注视着云里雾里的广寒宫,自己的女人们就在那里吧。

    (该死的神仙!

    李庭怒视远方,左眼呈现血红,表情阴冷,一滴血泪流出,化作晶莹液滴落向下方。

    路经八仙亭时,李庭已经看到阿尔忒弥斯正拿着一根竹剑有点笨拙地跟着何仙姑练剑,看到此,李庭就飞了下去,静悄悄落在阿尔忒弥斯后方,乘其不备就对着她的耳朵喊出了声。

    “呀!”阿尔忒弥斯吓得方寸尽失,竹剑随之落地。

    “逍遥啊,你这会打消了我们师徒俩的兴致的,”何仙姑轻启薄唇道,暖风吹起她那略显单薄的荷花裙,一对被长统靴紧紧裹着的玉足时隐时现,很匀称,就不知道有没有李庭想象中的那么白,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何仙姑的大腿。

    “姑姑,我觉得你这是急于求成,阿尔忒弥斯哪有那么快上手呢,”李庭笑了笑,弯腰捡起竹剑,递还给阿尔忒弥斯。

    “你这是在说小荷花很笨咯,”何仙姑露出贝齿,看来她现在心情挺好了,不过如果铁拐李又在这儿酗酒,估计她的愉悦心情会大打折扣的。

    “练得怎么样了?”李庭问道。

    “很难记住那些招式,而且我使出来好像一点作用都没有,老是被师徒弹开了,”阿尔忒弥斯直言道。

    “何仙姑是神仙,你以为有那么简单可以打败的吗?呵呵,”顿了顿,李庭就问道,“有看到女娲娘娘吗?”阿尔忒弥斯点了点头,说道:“她虽然长得有点奇怪,和蛇妖有点像,不过很温柔,对我很好的。”“以后在娘娘面前绝对不能提‘蛇妖’两个字,”何仙姑告诫道。

    “好的。”“女娲娘娘对你很好啊?呵呵,这好玩了,”李庭意味深长地笑着,拿过阿尔忒弥斯手里的竹剑,指着何仙姑,说道,“师傅,你平时都在陪着女娲娘娘,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你切磋过剑法了,今天可不能临阵退缩噢。”何仙姑笑了笑,说道:“师傅有心无力,待会儿还得到娘娘那边呢,最近娘娘要入关,我得守护着她才行。”“看剑!”李庭忽然一剑刺过去,乘何仙姑不备,一剑刺中她的。

    何仙姑脸一红,只觉得一震,忙用手弹开竹剑,眼中闪过一丝异光,忙说道:“不许放肆!师傅先走一步了!”说罢,何仙姑扬长而去。

    望着消失在小路尽头的何仙姑,李庭嘀咕道:“弹性挺好的。”“你好像惹她生气了,”阿尔忒弥斯喃喃道。

    “不算生气,仙姑她一向是那脾气,你和她处几天你就明白的,毕竟我都已经处了五年了,哎,真爽,可惜不是手点到她的咪咪,”李庭耸了耸肩膀,就拉着狩猎女神的手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一看到七仙女迎面而来,李庭就忙松开了手。

    “逍遥弟弟,什么时候有空,陪姐姐玩玩噢,”都不知道被李庭干了多少次的青衣仙女眯眼笑着,她也是王母之女,却恋上被弟弟干的感觉,看来她是完全堕落了。

    “有空再说吧,”李庭点了点头。

    “这位是?”拎着花篮的紫儿问道。

    “是何仙姑新收的徒弟,我带着她熟悉熟悉这儿的环境呢!”李庭忙解释道。

    “看起来好特别,”红衣仙女嘀咕了声。

    看来七仙女是不把阿尔忒弥斯当人看,而是当宠物看了,寒!

    “我继续带她去熟悉环境!”李庭强调了一遍就示意阿尔忒弥斯跟他走。

    走了一段路,阿尔忒弥斯问道:“都是你的姐姐吗?”“是啊,”李庭点了点头,“我出生的时候她们就这么大了,似乎仙界男尊女卑的,她们名义上是公主,不过也是做着采花养树之类的活儿,有大型的宴会,她们还要献歌献舞的,总觉得是下人,哎,不说了,反正她们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可我们西方不是那样子的,男神和女神都各自有领地,互不侵犯,如果发生领地冲突,一般是由宙斯出面调解的,”阿尔忒弥斯解释道。

    “宙斯?那个风流成性的人渣啊!”李庭提高嗓音道。

    “你好像……也一样,”阿尔忒弥斯声音变小了,生怕惹李庭不高兴。

    “我确实也是这样子,反正我自我感觉良好就是了,嗯,到了,我住的地方,逍遥宫,”李庭指着眼前这座有着一厅多室,分为两个楼层的屋子,“说实话,我很少回来的,我晚上一般是在我母后那边住。”“你是李庭吗?”阿尔忒弥斯忽然问道。

    “嗯?怎么啦?”李庭疑惑道。

    “因为我老是看到你笑,好像很喜欢这里的生活,是不是比你以前的生活要好得多?”“再奢华也不可能喜欢,”李庭捏了捏自己这张脸,说道,“只是从小到大笑习惯了,你一脸凶相拿着一把刀去砍别人并不怎么样,但如果你带着非常非常可爱的笑容,再悄悄拿出刀,那效果完全不一样,对方会一点戒备都没有就被你杀死了,所以你看到的只是我的表面罢了,懂吗?”“不好意思,”阿尔忒弥斯点了点头就跟着李庭走了进去。

    引着阿尔忒弥斯走向二楼,李庭推开一扇窗户,这扇窗户恰好对着广寒宫的方位,离远了,李庭只能看到广寒宫一角,想到自己的女人因为自己而变成广寒宫的婢女,李庭的心就很痛,但没有卧薪尝胆的精神又怎能换取整个仙界的颠覆?

    “为什么你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布置好简单,”阿尔忒弥斯见这屋里只有一张竹床句忍不住问道,又担心自己又问了很傻的问题。

    “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很少住这里,所以不可能有婢女的,布置太豪华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反正我是不允许任何人到我这儿来的,”顿了顿,李庭继续道,“那张床以后就是属于你的了,知道吗?逍遥宫暂时就我们两个住,不过我不确定我每晚都会回来,”李庭眼睛一亮,忙说道,“从明天开始,我要消失五天,到太上老君那儿做义工了,你就呆在这儿,或者找何仙姑练功吧,”拉着阿尔忒弥斯那细滑的手,李庭将她紧紧搂进怀里,呢喃道,“在仙界,就只有你才知道我的真面目,所以你就是我的红颜知己,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知道吗?”“会的,唔……抱得有点喘不过气了,”阿尔忒弥斯娇喘了声,这声娇喘马上引得李庭裤内跳了两下,他的马上燃起,就让阿尔忒弥斯双手抓着窗户,让她看外面的风景,他则以最快的速度退了两人的衣物,两人都完全赤裸,从后面抱着她,感觉着她身体的温度,在她耳边吻了两下,手已经爬向阿尔忒弥斯最私密之处,一压,手已经陷入一片泥泞的沼泽地中,拨弄两下,李庭问道,“我的女神,你这里湿得好快,是不是之前就想我要了?”“唔……没……没有这事……唔……你别乱想……”阿尔忒弥斯忙否认道。

    “那为什么你这里这么的湿?”李庭手微微用力,已经插进阿尔忒弥斯内,轻轻搅拌着,阿尔忒弥斯的就缓缓流淌而出,滴在地上,取出一点,展现在阿尔忒弥斯眼前,问道,“那这是什么呢?”阿尔忒弥斯羞得低下了头,却又看到自己丰满的挺乳,已经硬了起来。

    “这是我从你下面刮出来的,当女人很渴望被插时,才会流出来,难道不是吗?”面对李庭的语言刺激,阿尔忒弥斯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怯生生道:“你说那是什么,它就是什么。”“那我说这是美味的水,张开嘴巴,吃点到肚子里,”李庭笑着,在阿尔忒弥斯臀沟上滑动着。

    乖巧的阿尔忒弥斯张开嘴巴含住李庭的手指,轻轻吮吸着,吃着自己的,阿尔忒弥斯脸都红了。

    “你觉得前面的景色美吗?”李庭问道,表情有点冷。

    望着那座显得非常朦胧的广寒宫,阿尔忒弥斯正看到一行白鹭从上方飞过,就点了点头,应道:“非常的漂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