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第二部 第202章 九凤被破处

    “我有两种形态,鸟和人,这种形态还没有做过而已,”九凤回答道。

    就算处于鸟态的九凤是处鸟,李庭也不会上的,他可没有的习惯,所以他只要能将忍态的九凤破处就满足了,怕夜长梦多,李庭已经掏出了热乎乎的,正在九凤处摩擦着。

    “开始了吗?”九凤担心道。

    “马上,”说着,李庭已经慢慢挺进,洞口显得有点窄,很难,就连那个进去都有点困难,可能是因为李庭的长得太大了吧,大也有大的好处,至少女人的时候容易让她达到嘛,当然,也有短小精悍这一说法。

    感觉到有巨物入侵,九凤都有种变换成凤躯的冲动,如果真的如此,估计李庭即将的大鸡鸡就要被夹断了,不夹断也会三级残废,硬不起来是小,不能那就糗大了。

    “我要进去了噢,”说了句,李庭慢慢,眼睛就一直盯着自己那慢慢没入九凤内的。

    “疼……唔……轻点……求你轻点……我会受不了的……唔……”九凤第一次发出了呻吟声,为这个欺骗了自己的男人,如果现在让她知道李庭是被雷神之魂赶出来,估计九凤会气得直接把李庭的大鸡鸡夹断了!

    “快了,”触到九凤的,李庭就停歇着,伸手抚摸她的,臀嫩肤美,李庭还可以看到位于如雪肌肤下的血管,“我要进去了噢,”再次嘱咐,李庭便猛地一用力,像一杆镖枪般刺破九凤,直奔而去。

    “啊~~”伴随着九凤的惊叫声,她已经由一只处鸟变成了熟鸟。

    大半根都,李庭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道:“原来你这逼没有我想象中的紧,原来你这是名器春水呀!”李庭似乎觉得趴在那儿的是郭芙,郭芙那名器春水不知道满足了李庭多少次,而且在这么多女人中,就属郭芙最,不过呢,只对自己一个人这是最完美的女人了,用一种难听的说话,那就是“吾的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觉得下面好像被撕裂了,很胀,你能不能先,我快要死了,”九凤无力的喊道。

    “春水是好东西啊,这种玉门玲珑小巧,很可爱,但里面则豁然开朗,一片广阔。因为它的进口狭窄,短小的人,一开始插进,会觉得很舒服,飘飘欲仙,可是,一旦进入之后,里面彷佛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而且生来就在深处,要寻找到这个桃花源,必须花费很大的功夫,”李庭向九凤解释着十大名器之一的春水,便说道,“是名器的女人非常的少,所以男人如果能碰上那就是三生有幸,而我就这么的幸运,呵呵,想当年我可是集齐十大名器的男人,不过也正因为此,我后面才会被天谴的,哎,”李庭故意叹着气,便开始缓慢着,速度非常的慢,非常的温柔,“你的洞口很窄,里面水倒是很多,可以减少你的痛苦。”“唔……你……你……那我就不会痛苦……你已经插了那么多下……你应该已经满足了……”九凤喘息道,那张俏脸都快变形了。

    “其实我是一个高级管道工人,你的管道有点堵了,我要好好疏通疏通才行,呵呵,要不然以后都不方便,”说着,李庭整个人都压在九凤身上,缓慢抽动,名器春水的藏得很深,可李庭拥有那么长的,再深的也照顶不误,所以每次都会将顶开,然后就有一波波拍击着他的,热热的,好像有一条舌头在里面舔着,非常的舒服,这就是名器春水与普通的区别呀!

    “唔……唔……”刚刚开始,九凤还感觉很痛苦,可随着时间流逝,火热的似乎带来的不只是痛苦,还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有点麻,有点燥热,有点痒,让九凤都快疯狂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李庭问道。

    “还……还好……”九凤小声道。

    “那我就加快速度了噢,”说着,李庭就加快速度,每次撞击着九凤便会发出声音,与撞击发出的声音如出一辙,互相呼应着,委实美妙。

    “唔……唔……唔……轻……轻点……唔……要死了……”九凤呼吸越来越急促,不断呻吟着,似乎忘记了这是在室外,之前还有点担心会被人看到,现在倒是无所谓了,随着李庭速度的加快,九凤的呻吟声也变得高亢了不少,尤其是当李庭这根都插进九凤内,九凤更是叫得更欢,一点也不像是刚刚被破处的,有人说过女人被破处一定要疼上几天吗?没有!不过一般第一次做完后是要休息好几天的。

    “我知道你现在很舒服的,来,我们换个姿势,”李庭抽出了,上面还点缀着九凤的落红,零星,其它的则溅在石块和草地上。

    九凤还是趴在那里,扭头问道:“换什么姿势?”“现在轮我躺着,你坐下来,怎么样?”李庭笑道。

    “不要……我很疼……动不了的……”九凤嗔道,没想到一被破处就变得有女人味了,这让李庭暗喜不已,看来只要是母的,那都可以调教的呀,想到此,李庭都在考虑自己要不要试着去调教一些另类一点的东西呢?像母老虎、母豹子之类的,额,这好像太变态了。

    “其实你坐在我身上你就更安全,至少别人看到的时候他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你的裙子会挡住的,”李庭诱惑道。

    怕被别人看到的九凤只得让李庭将自己拉起来。

    李庭没有躺在石头上,直接趴在了草地上,那根带血长枪正立得非常的直,更是赤红,处于最佳状态。

    “我该怎么做?”拉着战裙一角的九凤询问道。

    李庭仰视着九凤那肥得都快流油的红肿,一滴正自被自己得闭合不了的洞口流出,滴在自己袍子上,笑了笑,李庭便说道:“这个其实不用我教的,你自己应该会的,算了,你可能还不懂,我就教你一招吧,”说着,李庭支起身子坐在草地上,“你转过去,然后坐下来,让我的能够插进你里面就行了,知道吗?”略懂不懂的九凤只得招办,转身,缓缓坐下,李庭好心地撩起她的战裙,并扶着她的肉臀,慢慢下落,九凤觉得这动作就像平时一样,非常的害羞,可她以前从来没有这种害羞的,现在为什么会有呢?她不知道,她现在似乎变得对李庭惟命是从了。

    当大与接触时,九凤身子抖了下,有点想站起来。

    李庭抱紧九凤肉躯,一用力,便九凤内,受到巨物冲击,九凤身子一抖,双腿马上失去了力气,整个人就坐了下去。

    啪唧!

    整根都插了进去,只剩下两个在外面。

    “啊!”九凤发自内心地喊出声,人都有点晕眩了,像中了迷药的她软软地靠在李庭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舒服吧?”李庭魔手各握住一只,随意捏着,可惜不能将这件软甲脱掉,如果可以,李庭将获得更大的满足。

    “唔……唔……唔……”九凤似乎只剩下无力的呻吟声了。

    “放心吧,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说着,李庭已经屈起双腿,九凤的双腿则朝两边大幅度地分开,李庭抓紧九凤两块臀肉,用力将她抬起,让软滑出一大半后,李庭又松开手,九凤身体下沉,撞击又发出“啪唧”声,当然还有九凤的声了。

    “看来你真的很舒服,”处于苦力劳动状态下的李庭开始控着九凤身体,忙碌地进出着,哗啦啦的已经将李庭弄湿得一塌糊涂。

    “噢……噢……麻……好麻……轻点……唔……唔……要死了……求你……真的不要插得那么深……我会受不了的……噢……别……人家……唔……唔……”九凤语无伦次地呻吟着,比吃了春药还要劲爆数倍,她那嘤咛般的声更是让李庭大增,觉得这姿势有点使不上力气,李庭干脆让九凤像一只狗般趴在地上,撅起,他则从后面,这种姿势非常好用力,所以的速度又快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