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乡村小说网

笔记22:莲心苦,怎幺比的上原主的苦

上一章:笔记21:清君侧,就从妳开始! 下一章:笔记23:啊不就好棒棒,玩死秦国更棒!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97yqxs.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笔记22:莲心苦,怎幺比的上原主的苦

    笔记22

    何摘星被禁军押了下去,革去了兵部员外郎的位子,由霜子华的门生接了职位。

    郭尚最大的帮手彻底被除了个乾净,她是铁青着脸色走出清政殿的,而何摘星被押走时眼中的绝望与恨意简直刻入骨髓。

    退朝时,各部官员皆是战战兢兢的,深怕近来开始展露帝王霸气的皇上会盯上自己。

    苍漓则是缓缓的走在往常德殿的九曲迴廊上,面色阴沉。

    也因为她不喜一群侍者跟前跟后,只留了云阙在身边。

    云阙有些担心的跟在后面,看着她阴沉的脸色,有些担心她。她默默的往前走,他便静静的跟在后面。

    两人走了一段路,菡萏的香味随风飘来,看来是走到了常德殿前的荷花园,苍漓的脚步一顿,突然停了下来。

    『花开了……』苍漓转向了荷花园,阴沉的脸色顿时被荷风一柔,眼神软了下来。她渴望的看向云阙,有些兴奋问道,『我们进去看看?』

    『好。』云阙微微一愣,随即宠溺一笑。

    踏上白玉桥,桥下各色荷花开的正豔,菡萏飘香,一丛粉红一点白,翠绿的荷叶绵延十里。

    苍漓看着池中的荷花摇曳,不禁讚歎的摘了一只粉红色的嫩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皇上好诗彩!』云阙惊艳的看着她。

    『哪有啊,这不是我自创诗词。』苍漓无奈的一笑,『有些词写的才是上成啊。』

    『皇上可否写出来让臣一观?』云阙的眼中乍然发亮。

    苍漓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折了一支菡萏在池边的烂泥中缓缓的写下两首词。

    毕竟宫阙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映日荷花别样红……』云阙细细咀嚼了下字词,再次暗叹了一声好。

    苍漓看着云阙乍然发亮的眼神,她有些汗颜,没办法,考试的时候多背了不少--她这家伙只能剽窃人家诗词啊。

    『好啦好啦,我们去看荷花吧。』苍漓急忙拽着还有些依依不捨的云阙离开,却忘记把这诗词给涂销。

    『可是这诗实在好,皇上……』云阙似乎还没咀嚼够其中之味,一双眸子晶亮而不捨。

    『云阙啊,你原来这幺喜欢诗词啊?』

    『是啊。』云阙的脸色突然黯然了下来,『小时候,我母亲因为家境不甚丰裕,没有给我去上私塾。』

    『可是你识字啊。』苍漓有些不解,云阙的书法字堪称一绝,连她这个学过五年书法的人都觉得惊艳非常。

    『是皇上教臣写字的。』云阙的脸顿时有些红,用指沾水在石桌上写画,就是一个龙飞凤舞的漓字。

    这个字,行云流水的如同写过万遍。

    『写的很漂亮。』苍漓中肯的讚美了一句。

    云阙却是眷恋的划过那个字,『皇上妳曾经让我答应妳,就算是什幺都忘记了,就只有这个字不准忘。』后半句,他却未曾说出口。

    --但是,妳却忘记了和我的约定。

    苍漓顿时有些汗颜--原主啊,妳到底欠了多少桃花债啊?

    『……那幺,以后也要记得哦。』苍漓只能乾巴巴的讲了一句,随即像是为了转移注意一样,随手摘了一朵莲蓬,手脚麻利的剥了一颗轻盈白嫩的莲子、剃了莲心。

    云阙讶异的看着捧至唇畔的水灵莲子,苍漓的模样竟是有些期待。

    『吶,吃颗莲子。』

    『原来皇上喜欢这样随手摘啊?』云阙笑笑着打算接下那颗水灵的莲子,没想到苍漓却是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皇上!』

    云阙的脸色爆红--他他他居然含住了皇上的手指?!

    『怎幺了?』苍漓没有发现他的羞赧,只是很平常的抽回手指在龙袍上抹了一抹,便满怀希望的看着他。

    『怎幺样,好吃吗?』

    云阙细细的嚐着,他以前吃的莲子苦涩不堪,如今入口的,竟是前所未有的芬芳清甜。

    『好甜啊……』他迷茫的看着苍漓,那模样居然有些懵懂的可爱。

    『当然啊,莲心拿出来了,自然就好吃了。』苍漓看着手上一大捧的莲子,快速的剥了起来,随后手上便出现了一小堆的翠绿莲心。

    云阙看着她把雪白的莲子塞进自己的嘴里,她却没有吃到半颗,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皇上,妳不吃吗?』

    『不,我吃这个就好。』苍漓把莲心含进嘴里,满口熟悉的苦涩。

    她的眉头苦的微微蹙起,随着苦味袭捲心头的,却是满腹心酸。

    因为他喜欢吃莲子却不喜欢吃到莲心,她每天偷偷剥完莲子后就把莲心全吃了下去毁尸灭迹,很苦、很涩。

    可是她,真的很喜欢看到他见到自己喜欢的莲子、吃的那幺满足时的笑容。

    莲心苦,她却丝毫不感觉苦,因为翠绿的莲心对她来说,是个温柔的印记。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你又可会为那朵枯莲叹息?』她拍了拍手边的莲子,神色有些迷茫。

    『皇上?』云阙有些担心的看着苍漓,她的目光落在很遥远的某处,脸上的空茫好似随时会乘风离去。

    听到云阙担忧的声音,苍漓猛然回神,随即苦涩一笑。

    她在那个时空八成已经死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会为她掉一滴眼泪……

    『没事,想到一位故人了。』苍漓赶紧抹去了手上的汁液,打起精神微微一笑,『走吧,我们去把今天的奏章批完吧。』

    『……是。』云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是一叹。

    待她们走远,草丛中一阵沙沙作响。

    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有些眼神留恋的看着那抹纯黑色的背影,『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好诗词啊。』

    『宫雨碎,你在干嘛?』另一个白衣男子也走了出来,皱着眉头,『翰林院那边还有文章要草拟呢,快走吧。』

    『不,我想我找到一个更有趣的人了。』宫雨碎的眸光发亮,一张优雅俊秀的面容竟是散发着灼灼光彩。

    他的面容优雅俊秀,一双似鹿般的大眼熠熠生辉,懵懂天真,优雅青涩,一身书卷之香。及腰的长丝被整齐的冠起,笑起来如同一块上好的白玉,温润绝世。

    『什幺?』白衣男子微微蹙眉,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领,往后一拖,一点都没有为色所动的温柔,『等等再玩吧,皇上要的草拟书还没写完呢!』

    『啊呀啊呀~』

    ……

    ……

    回到书房,云阙点燃了墙角的熏香,苍漓则是翻看着翰林院送上的草拟书。

    但是越看她越觉得奇怪,怎幺前后的文章有些断层?苍漓找了一下云阙已经归档的文书,这才发现第三章的草拟书不见了。

    『云阙,这草拟书怎幺缺了一份?』

    『怎幺会?我已经都收在一起了啊。』云阙蹙起了眉头,走了过来。

    苍漓递过手上的草拟书,『哪,这草拟书中间少了一份第三章,是不是翰林院漏送了?』

    『应该是,我这就去召负责的翰林学士过来。』云阙歉意的看着苍漓,『皇上,等我一下。』

    『好,你不急,慢慢来。』

    『马上回来。』云阙急忙跨出了御书房。

    苍漓看着手上的草拟书,脸色却愈发凝重。

    商竹的云州灭门血案已经调查完毕,案情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那打铁匠居然曾经为永王府所聘请,但是他居然私自複製了一份所铸的铁物,并且夹带回家。

    永王府得知他夹带铁物,急忙前去追回,却没想到铁匠已经将夹带的铁器交予自己的妻主,而他的妻主正是教书先生韩玉。

    永王府似是恐惧他交予的铁器可能外流,因此杀了夫妻俩灭口,却被他们的孩子撞见,因此一不做二不休,一道灭了门。

    而在商竹的抽丝剥茧下居然发现--韩玉与永王府曾经有一次的交易合作--伪造赵帝的退亲文书。

    当年永王对赵国嫡长皇子洛容雨可说是求之不得,知道他是嫁给自己无能的懦弱长姊,妒恨之下又不愿赵国与苍漓结姻,巩固了她的势力,居然在郭尚的建议之下强逼了洛容雨,想藉此让这门亲事终止。

    但是没想到就算洛容雨清白被夺,苍漓还是坚持迎娶一事,苍月妒恨之下让韩玉伪造了赵帝的文书--皇长子名节受损,不适合嫁娶结姻一事,坚持退亲了。

    而楚帝见赵帝的“态度坚决”,只得作罢。郭尚见楚帝如此惋惜,毒计又上心头,建议永王让韩玉伪造了另一封文书。

    --皇长子洛容雨行为不端、清白受损,因此命令她们退亲。赵帝见楚帝”态度强硬”,思索之下的确不妥,于是摸着鼻子自认倒楣,带着洛容雨回去了。

    一来二去,楚赵联姻居然是在郭尚的毒计之下破灭。

    苍漓与洛容雨因此被拆散一方,皇长女的势力更加单薄,苍月因此还好好庆祝了一番,犒赏了韩玉与郭尚无数金银。

    而她们当然知道此事若是传出去,罪名恐怕连永王都担不起,尤其在苍漓登基后她们更是惶惶不安,才会兔死狗烹,直接杀了韩玉灭口。

    『苍月啊苍月,妳心狠手辣连我都自叹弗如啊!』苍漓冷冷一笑,心里对永王的厌恶彻底飙到最高点。

    但是在还不能彻底翻脸的状况下,她只能对苍月最为看重的兵部下手。而代罪羔羊,就是提议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郭尚。

    苍漓叩了叩桌子,眸子冷厉。

    她思量已定。

    『华,让商竹与大理寺卿过来,我这次定要让永王把兵部与兵部尚书彻底吐出来!』

    ※

    晚膳后,苍漓在奏章山中继续努力。

    皇帝龙案上的奏摺从来没有少过,水圳的修建、堤防的加盖、边境的骚动甚至暴雨可能造成的灾情,皇帝全部都是按次过手处理。

    一盏昏黄的烛灯缓缓摇曳,御书房安静的只有磨墨的沙沙声与纸笔间的摩擦声。苍漓处理国事,云阙就坐在旁边,不时磨墨端水。

    昏黄的烛影在苍漓的脸上投下一道道阴影,本就纤瘦的她显得更加柔弱,在那件厚重的帝王龙袍下更见其瘦削的身姿。

    到了一个段落,苍漓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云阙好奇的看向她,苍漓忍着笑递过了那封夹在边境战报中的家书。

    『呵呵呵,看来苍羽这家伙过的挺开心的嘛。』

    云阙展开一看,苍羽的字简直从娟秀变成了狂放,那豪爽的劲简直和轩辕宁一模一样--但是他在两个月前都还是蜗居深宫的娇贵王爷呢。

    皇姊:

    我如今在与秦之间的边城,这里真是他妈的沙多啊!我大概能了解为毛秦人总爱抢劫我们了,这地方除了吃沙之外神马都没有!

    轩辕元帅很好相处,就是人阴沉了一点,没关係,对一个欲求不满又单身多年的男人来说,不可以要求太多!其他的姊姊告诉我,这个地方到了冬天会更加的鸟不生蛋,让我们努力点,早点回家早点安眠。

    或许皇姊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在这边关征战,比我在宫里时开心很多呢!

    苍羽笔

    『这……羽王爷也变太多了吧……』云阙简直就是黑着一张脸,没办法,那个柔弱文雅的羽王爷蓦然变成这个模样,他不会吓到才怪。

    『不意外嘛,边关的将士鲜少是读书人,多数粗手大脚的,虽然没文化了点,人却都是直爽的性子。』苍漓无奈却宠溺的看着苍羽不时夹杂髒话的白话家书,顿时有些小孩长大的感觉。

    『……但是羽王爷简直有被带坏的趋势。』云阙中肯的一句。

    『呵呵,不过战事也快尽了。』苍漓撑着下巴,看着跳动的烛火。

    『秦军在苍羽的计策下被杀退九十里,退回九龙关守备了,加上秋天快到了,秦国内部也传出粮草不足的问题,八成必须退军了。』

    『这幺说来,征秦的军队也会慢慢开拔回京了吧。』云阙想起出征时,那双目赤红的轩辕宁。

    『是,不知道宁现在怎幺样了。』苍漓轻轻叹息,他的母亲和姊姊都是死在秦军手上,轩辕宁此次出征更是报家恨的成分比较高。

    烛影摇,边关战事将尽,但是苍漓没想到的是,班师时轩辕宁带回的一个男人,居然会让本该暗潮汹涌的朝廷,再次翻起千层巨浪!
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小说的作者是易水归一,本站提供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为君笔记。楚华之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97yqxs.com

上一章:笔记21:清君侧,就从妳开始! 下一章:笔记23:啊不就好棒棒,玩死秦国更棒!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97YQXS.COM.

美女到我碗里来 辣手村医 乡村小仙医 乡村异能狂徒 乡村小仙农 乡村极品神医 乡村妙手小仙医 乡村小艳医 乡村俏佳人 乡村小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