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乡村小说网

VIP卷 第096章 杜鹃还是杜鹃(二更)

上一章:VIP卷 第095章 定情(一更) 下一章:VIP卷 第097章 小姨成亲(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97yqxs.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杜鹃看着冯长顺瞬间黑下来的脸,心想对不住了奶奶。

    她并非有意挑拨,只是觉得这两亲家已经仇恨日深,实在难以调和。若要强把他们拉在一处,没准又像上次一样,当面吵得不可开交。然后为了赌一口气,一个要儿子休媳妇,一个要女儿弃丈夫,最后倒霉的却是她一家子。

    眼下这样挺好,不来往就不来往,省了许多事。

    任三禾先瞄了杜鹃一眼,转头见冯长顺对着黄老实就要发作,忙起身道:“岳父,我想开两亩荒地来种。可我没种过地的,也不知什么样的地好。岳父既然来了,就辛苦些,明天帮我参详看看,选两处地方。”

    冯长顺这才按捺住不满,点头道:“好。你虽然会打猎,但咱们庄稼人,一点东西不种,也是不成的。我明天帮你找找,选一块地方。种些杂粮,省得样样都要跟人换。”

    林里正急忙接过话,说哪里适合种什么,等等。

    话题就这么转过去了。

    黄老实一点没察觉,吃得倍儿欢畅。

    杜鹃丝毫不觉得他无能,羡慕地想,爹真有福气。

    再看冯氏,面对满桌的美味,已经食不知味了,喋喋不休地跟大猛媳妇等人数落公婆的偏心和不是,以及她这些年所受的气恼,一副仇大苦深的模样。

    这就是差别!

    操心的人,纵使家财万贯、奴仆成群,也一样受煎熬之苦;有福的人,就算家境贫困些,也是万事不萦于心。

    杜大小姐也是很有福气的。

    她跟着冯氏回家后,见她操心计算明天的菜色,便劝道:“娘,咱有什么就烧什么。奶奶拿了羊肉来,再杀一只鸡,就够了。”

    冯氏点头。去年的教训她还记得呢。

    因此,她也懒得费心,就把家里所有的菜色拢拢,也弄了两大桌子。

    第二日,黄老爹等人来后,本以为会跟亲家对上,谁知冯长顺等人根本没露面,不知去哪了。虽然正合心意,到底不舒服。私心觉得,亲家应该向自己示好。然后被自己丧谤几句。气走了那才爽快。

    黄大娘就话里话外地骂冯氏。说她娘家不懂礼。

    许是日子过好了,妹子也许了好人家,冯氏带着一种超然的姿态面对婆婆,异乎寻常地忍耐她的指桑骂槐和挑三拣四。

    杜鹃也竭力插科打诨。好歹把这一天应付过去了。

    然她始终觉得爷爷奶奶有些不对劲。

    虽然对她很好,可好的不诚恳,她也极不习惯。

    她就提高了警惕,却始终不见端倪。

    因听大舅奶奶说要带她去梨树沟村去玩,她不想去,就耍了个花招:吃饭的时候放量吃了个饱,还把红烧羊肉吃了些。那道菜很辣,到下午她就说肚子不舒服。

    肚子疼,自然就躺倒在床上了。

    黄大娘把冯氏一顿骂。说她年年烧菜,年年不见长进,把羊肉烧得那么辣,害得孙女肚子疼云云。

    杜鹃听了撇嘴。

    这话听上去是关心她,其实根本就是迁怒。

    她不吃辣的。可是这儿的人都爱吃辣的。娘真要把羊肉烧得不辣,非得被奶奶骂死不可。

    总之,冯氏无论怎么做,都不会得好的。

    这也是杜鹃不想让外公和爷爷对上的原因:积怨已深,非三言两语可以逆转化解,又何必费精神。

    第二天,杜鹃还是精神还恹恹的,面色也不好。

    黄大娘却过来问她肚子好了没。

    杜鹃说,已经不疼了,就是身上没劲。

    黄大娘忙哄她,说带她去走亲戚,去梨树沟村舅爷爷家玩,那有许多表姐妹和表兄弟呢,还有许多梨子,好吃的东西最多了,好玩的也不少。

    说得天花乱坠,杜鹃却摇头道,她不去。

    很直接、很干脆地说“不去”。

    问为什么,答说“就不去”,没有为什么。

    黄大娘就愣住了,陷入“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忧愁境界。

    明明昨天孙女很乖巧的,怎么这会子又这样起来?

    依照她想的,杜鹃就算不想去,也该很委婉地推辞、找借口,而不是直接拒绝才对。

    这不像她平常待人啊!

    殊不知杜鹃根本有她的一套理论:昨天那样讨好爷爷奶奶,是因为孝敬老人的道理摆在那,那她干嘛不高高兴兴地主动孝敬呢?摆个笑脸,说话甜些,你好我好大家好。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她本来就为人纯善。

    若要像冯氏那样,好像被压迫似的奉献了,板着脸,恨恨的,东西去了还从来就不落一声好,她才不干呢。

    今天这事就不同了:先不管奶奶不顾她身体还没好,执意要带她去梨树沟村的用意是什么,单从她内心来说,她是不想去的。

    不想去,自然就不去了,这没什么好说的。

    她还是一个小娃娃,这就要委曲求全,往后怎么活?

    黄大娘不甘心地哄道:“你陪奶奶去,好不?”

    杜鹃恹恹地说道:“我身上没劲,叫爹陪奶奶去。”

    “身上没劲,出去跑跑,玩玩就有劲了。”

    “不去!”

    “你怎不听话了?”

    “女娃儿要斯文,不能到处跑。”

    黄大娘听了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横看竖看这孙女,虽然人人都夸,却根本和“斯文”不搭边,“哟,你才多大?你小姨那么大了,不是还跑你家来了!”

    杜鹃道:“我小姨要嫁给任叔了。”

    黄大娘放脸:“你这是成心跟奶奶较劲,是不是?学你娘,跟奶奶作对?”

    杜鹃瘪嘴道:“好亲亲的奶奶!我生病了,不想动。求求奶奶,别让我去!我就想在家待着。”

    黄大娘黑脸:“……”

    牛儿挤上前来热心地邀请杜鹃道:“杜鹃,去我家玩。”

    杜鹃毫不客气地拒绝道:“我不喜欢跟你玩。”

    小男娃就愣住了。

    冯氏在旁听了半天,这时上前来,惴惴道:“娘,杜鹃不去就算了。叫她爹去回年。”

    黄大娘一腔火正没处发,就等她呢。闻言立即开骂。

    骂她教坏闺女,跟奶奶作对,连带她出去玩也不让去。

    杜鹃阻止不及,暗叹冯氏不会看眼色,只得道:“奶奶,是我自个不想去。娘没教。”

    黄大娘实在拿她没法子,堵得胸口难受得要命,火冒冒地拔脚就走。在院子门口,顶头碰见黄雀儿。她心里一动,就把雀儿喊走了。

    黄雀儿到底还不够胆大。不敢驳回。就跟奶奶走了。

    隔了一会。黄大娘叫人给黄老实和冯氏送信,说要带黄雀儿去梨树沟村走年。

    杜鹃气坏了,闹着要黄老实去接姐姐回来。

    黄老实去了爹娘那,可想而知也是接不回来的。

    杜鹃心里发狠想道。本姑娘倒要看看,他们到底闹什么名堂。于是就跟黄老实亲自往奶奶家跑了一趟。

    那边人正等着她呢,见了乐呵呵地就强要带走。以为小娃儿,哄一哄,吓一吓,有什么不能了的。

    一个媳妇亲自上前背杜鹃。

    然杜鹃死活不依,以至于又哭起来。

    她平日见人就笑,哭起来也不跟人一样:拼死拼活地尖声嚎叫,刺得人耳朵嗡嗡响;边嚎哭边喊。喊爹,喊娘,又喊姐姐,就跟生离死别似的,闹得左邻右舍都围过来观看。

    黄老实在杜鹃的感染下。情感丰富多了。

    听见她哭着叫爹,心疼不已,赶紧对黄大娘恳求道:“娘,杜鹃不想去,就别带她去了。”

    黄大娘气得骂道:“老娘是带她去玩,又不是要卖了她。你心疼个什么劲?”

    黄老实赔笑道:“杜鹃还小,离了爹娘不惯……”

    黄大娘见他一再顶嘴,气得撵着打他。

    黄老爹脸色更是难看的要命。

    他心头又浮上那感觉:大儿子一家他根本掌控不住,连个小孙女也拿不住,这头亲事怕是不如想象的顺利。

    这念头令他心如油煎般痛恨,觉得都是亲家闹的。

    他喝道:“小娃娃一点大,就这么不省心,长大了还得了?老大,你给我回去!她姐俩就跟奶奶去了。”

    杜鹃惨嚎道:“我——不——去——我死也不去——爹——娘——”

    嗓门一如既往的高,直冲云霄。

    喊得泉水村人都跑出院子,纷纷问怎么了。

    最后,任三禾、林大头、冯长顺等人也都赶来了。

    旁人还罢了,冯长顺问明情由,立即对黄老爹讥讽道:“这是带孙女出去拜年?我怎么瞧着像要绑了卖去一样!有你这样的吗?娃儿不乐意出门,还非要强她去。这闹得是哪一出啊?要是嫌弃我碍眼,就说出来,我马上走,离开泉水村。我可是连大女婿家门都不敢进了。这还没成亲,就厚着脸皮住在小女婿家。我都躲着你了,你还想怎样?啊?”

    黄老爹眼睛都红了。

    每次面对这亲家,他都觉得矮一截;他每一句话出来,都死死压着他,叫他没话回还丢脸。

    “她是我孙女,带她出去玩也犯法?”他怒吼道。

    “不犯法。你只管带她去!哈哈,我活了这么大,就没见过跟杀猪一样捆着孙女出门玩的。”冯长顺嘲笑地说完,转身就走。

    围观的村人也都偷笑着低头。

    黄老爹觉得自己好像耍猴的一样,逗乐了别人。

    他气得面色狰狞,恶狠狠地看向杜鹃。

    杜鹃毫不示弱,依然哭天嚎地地闹着要回家,“为什么你们总是欺负我——呜呜,我这么听话——”一边哭喊,一边双手乱抓,将抱她的那媳妇脸抓出几道血印子,又揪住她头发下死劲扯。

    吓得那媳妇大叫,又不敢松手,一是怕把杜鹃摔了,二来一松手,杜鹃可就吊着她的头发荡秋千了,那时非把头皮扯下来不可。

    冯氏见杜鹃闹得这样,忍不住就要上前。

    冯明英一把拉住她,不许她上前。

    这时候上去,就成了被出气的对象。

    当着这么多人,且看他们想怎样。

    黄雀儿本就气得发抖,因胆小,一直在给自己鼓劲。这会儿看见来了许多人,胆子壮了些,便上前揪住那媳妇胸前衣襟,不住用脚踢她,哭道:“放我妹妹下来!放她下来!”

    那媳妇还没想好放不放,她便一口咬在她手腕上。

    那媳妇尖声嚎叫起来,觉得今天实在是倒霉透了。

    可怜,她不就是想要个儿媳妇么?遭这罪!

    原来,她就是牛儿娘亲。

    她此刻进退不得,杜鹃成了烫手的山芋,丢也丢不开。旁边有人上前帮忙掰,杜鹃就朝她吐口水。

    总之,杜鹃还是杜鹃,一点没变。

    当年还吃奶的时候,小宝踩坏了她的小牛牛,她就大闹了一场,这次依然如故。

    黄大娘一看这还得了,气得赶过来要打黄雀儿。

    杜鹃一边哭,一边不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奶奶又要打姐姐,大声哭道:“快跑呀姐姐——”

    黄雀儿这回精明了,果然撒腿就跑了。

    黄大娘等人看着喊完继续嚎哭的杜鹃,均目瞪口呆。

    任三禾一点不急,看了半天,这时才咳嗽一声,上前笑道:“老爹,小娃儿不懂事,不想去就算了。这还在家呢,就这样闹起来;要是去了亲戚家,也这么一嚎,那你们还有心思玩?”

    冯家的小女婿这就开始得力了?

    ******

    稍后还有一更。这章也肥肥的。



田缘小说的作者是乡村原野,本站提供田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田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97yqxs.com

上一章:VIP卷 第095章 定情(一更) 下一章:VIP卷 第097章 小姨成亲(三更)

作者推荐: 田间欢小说莲心种原著免费阅读水乡人家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侯府长媳 小说捡个王爷好种田小说六月浩雪的全部小说买来的娘子会种田 小说神豪从百倍返利开始免费阅读 小农民的爽歪歪生活___490大结局! 乡村野事___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乱云飞渡___第十章 丈母娘教我用避孕套 乱云飞渡___第八章 关于施玉莲阿姨、施玉艳阿姨 乱云飞渡___第十一章 终于上了嫚媛阿姨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97Y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