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乡村小说网

笔记23:啊不就好棒棒,玩死秦国更棒!

上一章:笔记22:莲心苦,怎幺比的上原主的苦 下一章:笔记24:秦国不要太嚣张,会有报应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97yqxs.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笔记23:啊不就好棒棒,玩死秦国更棒!

    笔记23

    轩辕宁不愧是将门出身,国仇家恨一起上,加上杀器谋士苍羽,三军戴孝出征,居然整整杀退秦军九百里,逮了秦国七王爷,逼的秦军退守九龙关,来年春前都不可能再出兵。

    但是,轩辕宁不是一个人回来的,除了带回秦军三千俘虏和秦国王爷之外,还带回了一个男子,一个让整个朝廷吵成一团的男子。

    苍漓愣愣的看着那个灰色的瘦削身影,一个粗手粗脚满面风霜的男子,她蓦然心里酸酸的,突然就有点难过。

    现实男版的花木兰,代父从军十六载,十三岁出征,过了年就是三十岁。

    十三岁的小男孩,应该是什幺样子的呢?

    刚上国中,喜欢闹腾,喜欢漫画和电动,喜欢隔壁班的某个女孩却只敢红着脸离的远远的偷看……

    虞氏,乳名大牛,顶替其母虞三夫从军,过了花期,甚至也过了一个男子成为父亲的最好年岁。

    一个弱男子,在一个以女为尊的时代里,跟着轩辕宁杀退秦军,连续斩下三个秦军将领的头颅,收复沙城,此次作战,甚至以其为首功。

    以他的战功,做个二品将军不为过。但是听听那群酸腐文人在说什幺!她们甚至用了一串深奥、引经据典、老旧、古板的古文来支持她们的论点。

    苍漓当然听的懂,却懒的与她们继续争辩。

    她们现在的丑态,与前世那些封建社会下、沙文主义的男人有什幺区别?

    况且她还听到了一词--牝鸡。

    牝鸡,这个词是什幺时候听过呢,哦,上历史课的时候,女皇武则天,被骂牝鸡司晨来着。

    苍漓只觉得好笑,所以她就应该听她们的,治人家欺君之罪砍了人家脑袋?

    这个封建社会的女人,噁心人的太多了。

    楚朝虽然也有像墨清河、凤清之一样的男性官员,但是大半都是世家公子,经过举才或是皇帝赏识后入朝为官。其余男性只怕与以前中国古代的女子一样,倍受压迫不说,识字更是困难至极!

    苍漓看了一眼神色突然黯淡的轩辕宁,他也何尝不是如此?以前轩辕曦掌军,无人有二言,此次若不是她耍了一次手段给他送肉票,只怕这些朝中老臣就要使绊子,绊死她的镇国大将军!

    可是有什幺办法,她一个人可弄不出资本主义,更没那能力把这个才跳出奴隶制度不久的朝代弄进社会主义阶段。讲究男女平等,只怕还早呢!

    还好,她才十七,有任性发飙的权利。

    『云尚宫,上墨,孤想写诗。』苍漓扫视一下突然安静下来的众臣,寒着嗓子开始讲话了。

    云阙点头,从容的递上了纸笔。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男歎息。』虽然不合格律,但是苍漓还是稍微更改了下诗文中的字句。

    她一边慢慢背着《木兰辞》一边离了龙座下了御阶,一个一个臣子打量过去,口中也并不停。

    『问男何所思,问男何所忆。男亦无所思……』

    最后一句背完,文武百官一个不落全都跪下了,代为抄写的云阙也停了笔,把手中的《木兰辞》细细吹乾,慢慢品读了几遍。

    苍漓拿过了《木兰辞》,面色温驯的亲自递给还有些不敢置信的虞氏,将他扶了起来。『你战功彪炳,以功行赏,孤从来讚赏你们这些战场枭雄。』

    『孤的皇弟苍羽此次出战,证明我大楚的男子亦有人是不出世的奇才,值得嘉勉。』苍漓看见苍羽的耳朵微红了。

    文武百官瞬间不敢吱声了。

    苍漓微微一笑,妳们既然见不得男子得意,我就让妳们再也不能瞧不起虞氏!

    她缓缓启嗓,『虞氏长子,忠孝两全,今特赐名木兰,封二品安国候,赐候府一座,良田百顷,金百两,银千两,绸缎百匹。』

    二品安国候!满朝文武顿时震惊,全大楚出了第一个候爷,居然就是个庶民男子!

    『轩辕氏长子宁,战功彪炳,封一品镇国公……』苍漓接着唸下去,这是昨晚凤清之替她拟的小纸条,她照着唸下去的。

    文武百官再次震翻--公候伯子男,轩辕宁居然第一次就成为楚朝最大的候爵。

    轩辕宁有些惊讶,眼眶再次的红了,与虞木兰相视含泪而笑,一起恭谨的磕下头。

    『谢皇上隆恩!』

    墨清河微微一笑,看着台阶上的满意笑着的苍漓,第一次,如此激赏。

    的确赢的很漂亮。

    轩辕宁也是惊讶与狂喜,本来,人生再无希望,苍漓,却给了他一条路走。

    当时领军出征,看着城楼上的小皇帝,他却想下马好好抱一抱那个孩子,那个给了他一切也让他甘愿献出一切的孩子。

    苍羽确实能干,计智百出,很快就打了秦军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在他牵制住主力的时候派了一支奇兵抄了王爷营帐,逮了秦国王爷作为人质。

    报了仇,看着血色战场轩辕宁却破天荒的只想回家。回家,给母亲和姊姊上一炷香,告诉她们他轩辕家三子没有丢轩辕家的脸,也撑起了轩辕家的门楣。

    回家,回了家,也看一看他的小皇帝。

    带着楚朝开国以来对上秦国最大的胜利,带着一大群俘虏,还有那个被苍羽看穿的男扮女装替母从军的将军。

    在这个朝代,男人地位并不高。而虞氏子,军功再高,也抵不过一个欺君大罪。这一点,将会是轩辕家对头发难的一个很好的藉口。

    但是轩辕宁却不想那个可怜的男子沦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把人带到了御前,他们家小皇帝的面前。

    果然,苍漓原谅了他,还封赏爵位、给了他一份应有的荣耀。轩辕宁看着御阶上的那个龙袍女子,心里是一阵汹涌的狂喜。

    『再来,便是元帅掳回的俘虏了。』苍漓叩了叩桌子,禁军一把将那个相当悽惨的人拉了上来,文武百官俱是回头一望--一国王爷,沦落至阶下囚,一身镣铐锒铛,连一个禁卫军都可以随意喝斥。

    禁军把她扔在了御阶前,苍漓也离了座位,缓缓走到她的跟前,冷着嗓子开口。

    『抬起头来。』

    灰衣女子缓缓的抬起头,目光狠戾而绝望,居然就是狠狠的朝她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

    苍漓秀丽的脸上顿时滑下了一口髒臭的唾沫,轩辕宁气的抽出利剑横在了她的脖子上,『贱俘,妳知道在妳面前的是谁吗?!』

    『还会有谁,不过就是那个捡人破鞋的苍漓!』灰衣女子哼哼一笑,很是张狂。

    她还转目瞪向苍羽,满是鄙夷。『不过就是我秦人的一条狗,居然也是苍氏的王爷!』

    苍羽的神色蓦然一僵--没错,他的父妃,是秦国当年和亲的媵侍所生。苍漓看着苍羽凄凉委屈的神色,怒上心头,剑便是一砍!

    铮!

    灰衣女子顿感一阵轻风,颊边猛的就是一疼,再傻眼的看着苍漓蓦然冷下的神色--她手上的剑,是轩辕宁方才抵在她颈边的那一把,如今滴着鲜血。

    冰凉的剑锋顶在她的下颔,苍漓冷峻的脸色居然让她不敢动弹!『收起妳的无礼,否则孤可就不保证秦王爷回去时,这嘴里的舌头还在不在!』

    秦王爷瞬间吓的半死--这个女人,真的会说到做到!她真的是那个曾经是七国笑柄的苍漓吗?!

    『说有秦国血脉的羽是狗,那幺妳们秦人不都是狗了?』苍漓本来没有打算要“问候”这位王爷的,何奈,是她太欠骂。『那我还真想请问妳的父妃母皇的,难不成他们是跟狗交欢生下妳这只狗的吗?还是她们就是狗?』

    朝中百官顿时有些傻眼--有这幺直接问候人家父母的吗?

    七王爷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

    『轩辕宁。』

    『臣在。』

    『俘虏有几人?』

    『加上秦王爷,一共三千多人,其中有部分是官员子弟。』

    『很好。』苍漓突然一笑,那笑意却是寒极。『虽然可惜,但是我大楚米粮不养俘虏!』

    『皇上的意思,难道是……』

    苍漓看着秦王爷恐惧的神色,微微勾起一抹笑容,『杀。』

    七王爷的脸色顿时灰白了下来,槁木死灰一般绝望。

    『皇上请稍等。』墨清河急忙上前制止,『这王爷乃是秦帝的七妹,或许还有和谈的价值存在,请皇上暂时莫杀之!』

    七王爷顿时眸中染上希望--对,她的皇姊还需要她,一定不会放任楚人把她杀了的!

    苍漓看着宛如重新复活的七王爷,思量了下后冷冷一笑,『好吧,依墨相所言,但是,这两日连同那些俘虏,全部绑在市场口,供百姓警惕之!』

    退朝后,墨清河被一人叫住--是兵部侍郎商竹。

    『墨相,为何皇上要将俘虏们绑于市场口,这样岂不是……』

    『莫急,皇上这是有道理的。』墨清河微微一笑,『我们现在去市场看看你就知道为何了。』

    ※

    果然苍漓就是损啊!

    当商竹和墨清河来到市场口,就是一片混乱的场面!

    烂菜叶、鸡蛋甚至还有鸡鸭鱼肉的内脏,全往那些俘虏的身上招呼着。被砸的最惨的莫过于七王爷,满身烂菜叶与内脏,髒臭的可以。

    『砸死她们!秦狗!』

    『杀我们的人吃我们的粮,砸,用力砸啊!』

    商竹大概明白为何苍漓要这幺做了--楚国人民一向对秦国抱有相当严重的敌情忧患,母亲、姊姊、女儿、妻主被秦人所杀的也不在少数,此时能痛快的砸她们一顿也是解气。

    而其中发泄最兇的,就是目前尚待解决的恭王案的家属。苍漓知道她们满心委屈,正好有一个出气筒可以给她们发洩,简直就是刚刚好。

    『皇上知道百姓憋屈的慌,这才出此策来。』墨清河拍了拍商竹的肩膀,『有时候皇上做的事情虽然让人看不懂,但是至少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的……』商竹愣愣的看着墨清河,居然看到了他眼中的一片柔软。

    『是啊。而我,却没办法真正搞懂,皇上她究竟是谁?』墨清河有些迷惘的看着台上被砸的俘虏,『她已经不是那个还需要我事事帮衬的苍漓了,我已经……搞不清楚她究竟是谁。』

    商竹愣愣的看着他,『墨相,你……』

    墨清河的眼中突然划过了哀戚,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或许,已经有些事情,注定要改变了。』
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小说的作者是易水归一,本站提供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为君笔记。楚华之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97yqxs.com

上一章:笔记22:莲心苦,怎幺比的上原主的苦 下一章:笔记24:秦国不要太嚣张,会有报应的!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97YQXS.COM.

极品小神医 铁雪云烟 疯狂农民工 我能超级加倍 都市之兵王赘婿 赘婿当道 斗鱼之死亡判官 豪门弃少 漫威里的赛亚人 一九八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