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乡村小说网

笔记24:秦国不要太嚣张,会有报应的!

上一章:笔记23:啊不就好棒棒,玩死秦国更棒! 下一章:笔记25:案情的进展与云阙的异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97yqxs.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笔记24:秦国不要太嚣张,会有报应的!

    笔记24

    相比菜市场那边的激烈场面,湖心亭里气氛的和谐多了。

    粉红色的荷花在微风下缓缓摇曳,午后的斜阳在清脆的荷叶上镀上一层金黄。云阙动作轻巧的泡好龙井,递上了茶盏,微笑着看着轩辕宁、虞木兰和苍羽。

    龙井的清新香味在四周飘散,亭里的气氛安详宁静。

    苍漓看着眼前有些坐立不安的虞木兰,她微微一笑,如同最纯净的芙蓉盛放。

    『怎幺了,不习惯吗?』

    『不……不是,只是草民,草民没有在这幺漂亮的地方喝茶过……』虞木兰的脸有些微红,三十岁的他却如同四十岁一样沧桑。

    『是吗。』苍漓有些怜惜,这个年岁的男人应该都已经相妻教子,过着很幸福美满的日子了。『你一定……很辛苦吧。』

    『不会的……只是草民……』虞木兰怯怯的看着她。

    『直说无妨。』

    『草民,草民的母亲还病着,草民想把她接过来,到候府,可以吗?』虞木兰笑的有些腼腆,眼神中却有些颓丧。『草民,只剩母亲一个亲人了……』

    『那是你的侯府,没有什幺不可以的啊。』苍漓打开了茶盖,温和一笑。

    虞木兰一怔,随即笑的很是开心。

    轩辕宁却是眉目一敛,有些严肃。『皇上。臣听鄂鸿泸说,秦国那边已经排出了和谈的使团……您有打算要和谈吗?』

    『和谈?!』苍羽与苍漓皆是一愣,『秦国这是打算和谈吗?』

    『是。』轩辕宁拿出一封地图,展开在桌子上。地图绘製的相当精準,此次与秦国交战的边境也已经重新划分了疆域。『秦国的土地虽广,却大部分贫瘠,经过此次大败后,在来年春天前已经不可能再次出兵了。』

    『所以她们这是打算和谈来了?』

    『应该是如此。』

    苍漓冷笑了一声,『好,真是好啊,边关百姓被糟蹋的秋收我都还没找她们要呢!』

    『但是,我们也必须和谈,此次出兵虽然是靠着皇上给的弩机与火药制胜,但是我方也损伤颇重。』轩辕宁的面色有些凝重。

    苍漓看着苍羽,目光带上了思索。『你觉得呢?』

    『臣弟觉得,不能和谈。』苍羽不意外的看见轩辕宁与苍漓惊讶的神色。

    苍漓愣了一下,随即噗哧一笑。『哦?为何?』

    『今年边关的秋收在秦军的践踏下已经算是毁了,御风、沙城、江苑三城也因为交战的关係毁的七七八八,老百姓的身家财产生命全被糟践,故臣弟以为,不能和谈!』

    『那幺这些你说的,打算怎幺解决?』苍漓打断了他的话,她虽然很满意苍羽的骨气,但是实际上的问题还是得解决。

    苍羽也是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臣弟不知道。』

    苍漓柔软一笑,苍羽果然还是那个害羞腼腆、没有城府的弟弟。若是加以培养,只怕日后亦有大成的可能。

    『没关係,这种事情不来点阴的只怕我也想不出办法。』苍漓慢慢起身,『木兰,你这次所见,死伤将士多少?』

    『只怕有上万。』虞木兰想起那些战死前线的同袍,心有些疼。

    云阙也是摇摇头,没有更好的办法『皇上,楚国已经赢了,此次若是不和谈,只怕战火连年啊。』

    『不,我们的手上可还有一个人呢。』

    苍羽微微一愣,『皇姊莫不是说……七王爷?』

    『没错。』苍漓转头看着宫里繁华绮丽的景色,面上带上了一丝笑意。『明日早朝秦国使团正好抵达,各位爱卿敬请期待吧。』

    早朝时,轩辕宁与虞木兰都有些忐忑,昨晚他们共商了一晚,还是想不出皇上可能怎幺做。

    苍羽也挠破了脑袋,可惜就算是墨清河也不知道皇姊会怎幺出手--因为现在的皇姊,可不是以前那个好欺负的皇姊了。

    对了,说到墨清河……苍羽忍不住瞧了一眼霜子华和凤清之站的位子,感觉好久没有见到这两个家伙上朝了,他们是怎幺了?

    在他走神之际,秦国使团也到了。

    『真是的,居然真的有男官啊。』一个面容尖酸刻薄的女子一进殿便是猥亵一笑,『莫不是要从朝里侍奉到床上去吧?』

    众男官们的神色俱是薄怒。

    『请大人住口,皇姊与秦王可不一样。』苍羽冷冷的觑着她们,没想到其中一个女子蹭了上来,那轻薄鄙夷的脸色颇有些无赖的意味。

    『唉唷,这难道是苍漓的弟弟?好东西,是个尤物呢。』

    『哎呀哎呀我看看,啧啧,跟银月阁的头牌有的比!』另一个女官神色很是猥亵。

    『请大人自重!』轩辕宁冷着脸用身体挡住她们盯着苍羽的视线,那个眼神,简直就像在看一个可以用价值估量的性奴隶一般。

    『小蹄子生气啦!』一众秦国女官呵呵大笑。

    轩辕宁家教颇严,哪见得她们如此轻薄!

    『妳!』

    墨清河急忙握住轩辕宁气的亟欲出鞘的利剑,用眼神示意他稍安勿燥。不过他同样寒着一张脸,嗓子添上了一丝不满,『请妳自重!』

    『区区男奴敢叫我自重!』为首的女官平时横行霸道惯了,哪里有男子敢如此当庭让她『自重』?『**,小心我砍了你!』

    『妳敢?!』墨清河暴喝了一声。

    『皇上驾到!』云阙的声音适时响起,暂时解除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皇上千秋万世!』楚朝的官员急忙跪下,中间还站立的五个秦国使节顿时有些显眼。她们看着苍漓缓缓进殿,想起之前听闻过的传闻,不免的有些鄙夷与轻视。

    苍漓在龙座上落了座,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秦国使节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屑。

    --她们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原主的视人眼光告诉她,这次的秦国使团恐怕来意不善。

    『楚帝万安。』为首的女官缓缓一礼,眼神中却是毫不遮掩的高傲。

    『不敢担这声万安。』苍漓勾起一抹冷笑,看向了同样忍着怒意的女官们。『刑部尚书!』

    『在。』刑部尚书出列一礼,她是个耿直脾气,早就看这些不是什幺好东西的秦国女官不满了。

    『调戏、不敬朝廷命官,该当何罪?』苍漓看着其中几个女官突然侷促起来,有些好笑。

    刑部尚书一喜,嗓子却还是一如往常的恭谨。『按律打五十耳刮子,与三十廷杖。』

    方才调戏男官的秦国使节顿时脸色苍白了起来,其中为首的女官甚至放声尖叫,『我们不属于楚国,不适用妳们的法律!』

    『哦?』苍漓的神色突然阴暗了下来,『但是这里是孤的地盘,是孤的国家!来人啊,不用客气给孤打下去!』

    『得令!』禁卫军顿时一拥而上,按着那些放声尖叫的秦国女官劈哩啪啦的一阵好打。楚国的廷杖一向都是摆设用,毕竟刑不上大夫,没想到今天一打居然是打在其他国家的使节身上。

    看着有杯口粗细的廷杖落下,那皮开肉绽的声音与大哭求饶的声音,楚国官员的心里很不道德的一个爽字了得啊。

    求饶的声音渐渐弱下,过了一会儿,禁卫军头目上前一拱手,『皇上,打完了。』

    『搞清楚妳们的身份,秦国输给楚国,妳们是来和谈的,不是来签丧权辱国的条约的!』苍漓冷笑着坐下。

    秦国使节摀着发胀的脸颊和渗血的屁股,脸色惨白的狼狈站在庭中央。

    『来人,给各位爱卿赐座,等等和谈的时间可能长了一些,不过孤希望每个爱卿都能知道其中内容。』苍漓恶意的看向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官,『至于这几位大人,麻烦妳们站着吧!』

    『妳敢!』

    『方才不是有人说吗:『不属于楚国,不适用楚国的法律』,那幺各位『不适用』的大人,乖乖站好吧。』苍漓满意的看着她们蓦然惨白的脸色。

    为首的使节这下终于知道什幺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还有,苍漓根本是个不能惹的主!

    『那幺关于这次的和谈,开始吧。』苍漓忽略了她们惨白的脸色和渗血的屁股,勾起一抹完美的微笑,开始了和谈会议。

    为首的秦国女官忍住屁股上的疼,送上了草拟的和谈章程。苍漓看了一遍,不禁叹气。

    历史是多幺惊人的相似啊!貌似中国历史对和谈就是一样的态度,对方打来了,就是防守。

    打输了,轻者迁都,比如周朝平王东迁,重者亡国灭族,比如宋朝蒙元。

    打赢了,和谈,和亲嫁公主,给东西给钱。

    苍漓看着秦国使节的模样,不由得又是冷笑。虽然不像北方的游牧民族,但是秦国的态度更加假掰,要求要最小的王爷苍羽和亲,美其名还曰:亲上加亲!

    亲你妹!

    别以为我不知道妳们在想什幺!嫁弟弟,我呸,敢情是给妳们当人质呢!而且我的弟弟是拿来疼的,不是拿来给妳们当种马的!

    现在秦国使节要求和亲的,打的就是她那个宝贝弟弟苍羽的主意。娘的,居然想要她抓着男人的衣角活!

    提笔,苍漓第一次当众批了奏折,狠狠的、大大的一个x。她把奏章扔下阶梯,扔到使节的身上。

    使节被砸的莫名其妙,方才被一阵乱打的羞辱与愤怒也一拥而上。

    『妳这是什幺意思?!』

    『什幺意思?犯我疆土,戮我子民,这些孤都还没算帐呢!』苍漓一拍龙案,气极。『楚赔款金银八十万、泷月郡王和亲,妳们倒是狮子大开口,敢情掏的不是妳们家库房,送的不是妳们家儿子啊!』

    苍羽忍不住激动的摀住了嘴巴,轩辕宁轻轻拍着他的背脊安慰。

    和亲,好讽刺的结局!不过苍漓一点都没有打算要和亲。

    她无视使节愈来愈难看的脸色,继续缓缓的、冷冷的说着。

    『和亲是吗,可以,孤不计较秦帝年岁有些大,他嫁来楚给孤当暖床的,孤勉强可以接受之外,其他的皇子郡王通通不准想!』

    『理所当然的杀着孤的子民、抢着百姓的粮草辎重,还敢打量着孤的弟弟,明明就是妳们打输了还这幺嚣张,都好大官威好大脸啊!』

    苍漓缓缓走下御阶,冷冷的说着。

    使节的背脊整个都冷了下来,苍漓的目光冷的愈来愈涔人啊!

    『一,抚恤银。楚国例,阵亡士兵二十两抚恤银,她们是死在秦人手里,这笔钱自然秦人出。镇国公,人数你统计,也由你负责下发。』

    『二,军费。军械军衣米粮,哪样不得花钱,战事期间所花军费自然得问秦国讨。』

    『三,赔款。边城平民无辜受难,秋后一季收成尽毁,果腹的粮,过冬的衣,开春的种,自然要问罪魁祸首。』

    『四,俘虏。我大秦米粮不养秦人,允其赎买俘虏。普通士卒五两,按等级递增。七王爷十万两,王爷家属一个五万两。』

    『想和谈,可以,先把欠了孤的还回来!』苍漓一甩袖子起身看向阶下,冷冷的笑着,『丞相给她们八百里加急的待遇,两天后,孤要看到回复,否则孤不在乎这先帝的剑上多沾点血!』

    ※

    『好个楚皇苍漓啊!』苏沐秋狠狠的把手中八百里加急的飞书给摔了出去。

    信说的直接,要人是吧?拿钱来吧!

    现在秦国的朝廷已经因为大败而不堪负荷,而且掌握军队的七王爷一被俘虏,其他觊觎军权的人自然摩拳擦掌加入权力的争斗了。

    现在情况还能勉强维持平静,但是时间一久呢?这个真空的权力空洞需要一个人来平衡,而最好的人选就是无论资历还是地位都是完美的七王爷啊!

    苏沐秋咬牙切齿,七王爷是必须赎回的,但是其他的军士呢?

    军费赔款抚恤银给不给?不给,全部的菁英军士都被逮起来了。

    给了再赎人?钱不够,先赎谁?普通士卒五两一个,王爷家属最便宜的一万两。赎士卒?亲人都不管不顾,以后谁敢跟你呀!赎亲人?军心还要不要了!

    苏沐秋险些抓狂,心里痛骂了苍漓小人n遍!

    但是无奈之下,他也只好如此了。他有气无力的吩咐丞相,『去,去把国库点一点,看看不够多少。』

    『我们点过了。』丞相更是一张苦瓜脸,『足足还缺十万两。』

    靠!

    苏沐秋活了二十八年,从来都没有这幺想要撞墙过!

    『不过楚国那边也有说了,银子不够,马牛来补,马牛不够,人来补。』

    『那幺,送些老人小孩过去,楚国应该不至于对老弱下手。』

    『楚国说了,老人小孩不要,只要壮劳力。』丞相何尝没有想过用老人小孩抵啊,但是楚国的贱是没有下限的啊!

    『……算了近来西北那边送来了十万匹的好马,算是便宜楚国那些混蛋。』苏沐秋脸色阴恻恻的,『等泷月郡王嫁进来,看我不搞死他!』

    『泷月郡王也不会和亲的,苍漓还说,和亲可以,要秦帝嫁到楚国给她当侍……』丞相看着自家七国除了赵以外的唯一的男君主,心里也是种悲哀的劲啊……

    『我呸!!想都不要想!!!!!』

    苏沐秋总算炸毛翻桌了。

    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还是八卦就是人的天性,楚国再次一纸飞书震惊天下。

    秦国啊,那个最强大的楚国缠了一百多年的对手,居然在新式武器和一种会爆炸的火球中败给了楚国!

    楚帝甚至出言调戏,让秦帝嫁去楚国为暖床媵侍,据说秦帝当场暴走。

    秦国不得不遵守契约赎回军士,楚国继卫国案之后再次夺得胜利。

    但是高兴的永远不要太早,墨清河接到了一封密信,当夜便匆匆赶进宫中。

    一声暴雷落在雨声中,几乎要被人遗忘的恭王案,似乎没有檯面上那幺简单……
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小说的作者是易水归一,本站提供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为君笔记。楚华之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97yqxs.com

上一章:笔记23:啊不就好棒棒,玩死秦国更棒! 下一章:笔记25:案情的进展与云阙的异样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97YQXS.COM.

极品小神医 铁雪云烟 疯狂农民工 我能超级加倍 都市之兵王赘婿 赘婿当道 斗鱼之死亡判官 豪门弃少 漫威里的赛亚人 一九八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