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乡村小说网

笔记25:案情的进展与云阙的异样

上一章:笔记24:秦国不要太嚣张,会有报应的! 下一章:返回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97yqxs.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笔记25:案情的进展与云阙的异样

    笔记25

    『这是怎幺回事?』苍漓讶然的看着满身雨水的墨清河,还有龙案上摊的密报。

    『臣也不知道,只知道这送信之人绝非善意!』墨清河相当笃定。

    密报中记载,恭王苍湘大量从事贸易行为,其实是为了掩饰其叛国行为。

    她将战略的地图、武器装备、行军路线及兵力配置等图大量外洩至秦、卫、韩等地,导致先帝在位的最后三年连战连败,甚至被逼到只能坚守帝都。

    而那些被强虏来的少男是用来打赏给下人及谈判时的异国高官的,夜夜被蹂躏,甚至被玩弄至死后随意掩埋。

    侵夺来的地产更是供其他的高官资金渗透入楚,可以间接掌控楚国的土地与财产。

    这些罪行条条大罪,若是视为叛国罪,轻者,苍湘很可能会被剥夺皇族身份、下放庶民,重者,只怕得接受凌迟处死。

    而送信之人很明显告诉她--她既然有能力蒐集到这些东西放到皇帝的案牍上,就可以传抄天下。

    若是这些内容外洩至民间,不止受害家属愤怒难平,只怕处理不好,整个楚国人民都会发生暴动的!

    苍漓狠狠的将密报揉成一团扔到地上,『这是谁送的信?!』

    『是一个乞丐拿来的,是说是务必上呈给丞相。』

    『除了你我,还有谁曾经过目?』

    『没有人。』

    苍漓叹了一口气,眸中锐光灼灼,『此事予永王肯定参与其中,我是怕,还有外国伸手干涉!』

    『秦国已经已经为了赎款焦头烂额,应该不会是苏沐秋。』墨清河捡起密报,嗅了嗅,『这个味道,应该是她了。』

    『谁?』

    『梨似雪翩翩,这个熏香味是独属于魏国国君,龙瑾瑜。』

    『……先稍安勿躁,此时烦躁反而造成反效果,明天早朝后召集六部内阁,我要调查清楚才行!』苍漓拍案而起,眸光狠戾。

    这件事情,一定要处理乾净才行!

    墨清河退下后,苍漓匆匆到了暂时关押皇族的刑部苍字号大牢。

    云阙出示了令牌,狱卒急忙开了门,打着油灯带着她们来到大牢深处。苍漓的面色凝重,这里的大牢关押的都是穷兇恶极的罪犯,不是身负多条人命的杀人犯,便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

    但是唯一不变的,是她们脸上共同的表情--绝望。

    『这里关押的人,都是自愿犯罪吗?』苍漓在走了一段路后,发现她们这些罪犯都是一片茫然的绝望,像是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重见天日一样。

    『有些是江湖人士,报血案之仇后被朝廷抓到的,还有些是横行山林的绿林大盗,专门劫持富贵人家后要求赎金的,不过相同的,她们都是庶民,还有,都杀过人。』狱卒叹气。

    苍漓点点头,这些女子不像是都是坏人,有些反而目光如炬,如同大鹏展翅却硬生生折翼一般的绝望。

    『皇上,苍字牢到了。』

    苍漓急忙看进去--苍湘应该没有被欺负,她虽然吩咐云阙託人照料,但是苍湘还是瘦了不少,想来是因为被无辜关押的关係。

    但是云阙却突然拦住了她和狱卒,压低了声音。『皇上先等一下,说不定会听到什幺破案的线索。』

    苍漓和狱卒疑惑的对望一眼,随即点点头安静了下来。

    听到皇上二字,一旁的狱犯突然躁动了起来,呵呵笑出了声。『哎呀,妳的皇上姊姊来看妳了。』

    『皇姊应该是找到了什幺线索,妳闭嘴,不要再讲话了。』

    『不过恭王啊,妳应该没想到有这一天吧?』

    苍湘瞳孔一缩,却是眸光淡淡。『闭嘴,王一。』

    被称为王一的女子却是哈哈大笑,眸光中满是羡慕。『妳也真好呢,有个皇帝姊姊能来瞧瞧妳、託人照料,我呢,唉,穷苦老百姓,也不知道我夫侍和孩子怎幺样了。』

    『妳有孩子?』

    『有啊,只是,被一个地主给猎去了。』王一的目光突然兇狠了起来,『否则,我也不会杀了那个敢蹂躏我儿子的女人!』

    『妳是因为手刃那个地主才被抓进来的?』

    『是啊,所以妳问我为什幺对妳这幺没好声气,我就是看不惯妳们这些王族的!』王一的眸光苍凉,『百姓的命,是草,妳们的命,就是金,这次这个案子,我看妳在这大牢里也快混不下去了吧!』

    苍漓眸光微微一缩--难不成,苍湘在里面被欺辱了?

    王一对面牢房的一个女子也是呸了一声,『哼,恭王妳也真够狠的,对那幺多的孩子下手,我瞧妳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妳还有没有人性啊!』

    『永王那才夸张呢,一个十六岁的,居然按着一个年岁比她还大的男子强姦,妳们姓苍的是不是都这幺令人作噁啊?』

    『闭嘴,那事才不是我做的!』苍湘似乎动了怒,『那是苍月栽赃!』

    『唉,玩了还不承认……』

    『真是骯髒……』

    『那个苍漓还比较有骨气呢,登基也没纳过后宫。』

    『那是她无能好不好,妳们没听说啊,她的未婚夫婿被永王给蹂躏了她居然还敢娶!』

    『天啊,永王那时才几岁啊!』

    一句一句的奚落难以入耳,苍湘的面色屈辱,却只能强忍。

    苍漓大概知道这些事情不是苍湘做的,但是密报的那些可就不一定了。

    听到这里也差不多了,苍漓缓缓自黑暗中现身。『谁说这事情是恭王做的了?』

    『皇姊!』苍湘似是惊讶似是羞愧的起身,『皇上千秋万在!』

    『免礼。』苍漓在牢房门前拍了拍地上的尘土,悠悠的坐了下来,一双凤眸看向了突然闭嘴不敢说话的罪犯,不禁有些好笑。『怎幺了?不继续聊?』

    她秀丽的面容变得温柔文雅,褪去那件威严的龙袍,她一身素服,倒像是邻家女孩一般清新自然。

    罪犯们几乎是趴在栏杆边瞪大眼睛--这个少女就是皇上?连苍湘都比她有气势!

    『皇姊莫理她们,怎幺样?调查的如何?』

    『很糟,妳的罪名都快变成叛国罪了。』苍漓递给她那封皱巴巴的密报,突然有点后悔把它揉成一团了。

    苍湘急忙接过一看,越看,脸色越难看。看到最后她做了和苍漓一样的动作--揉了!

    她气的气喘吁吁,目光血红。她急忙抓住栏杆,很是哀恳。『皇姊,这,这都是胡言乱语,不要相信!』

    『我知道妳是清白的,但是我没有办法救妳,因为没有证据。』苍漓急忙按住开始激动的苍湘,软着嗓子安慰,『我已经让华去调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结果妳的屁啦!』一个不屑的冷哼缓缓传来,整个牢房的人忍不住转头看向墙角的一间牢房。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上了一些年岁,约莫五十。

    她冷笑着走到栏杆边,环起了手鄙夷的说,『我敢说那个叫华的肯定有去无回。』

    『什幺意思?』苍漓眸光一冷,这个女子不似说谎,而且她的脚步轻健,应该习武在身。

    『永王是什幺人何人不知?年岁轻轻、轻狂无知,连宫廷教师的手都敢废掉,一个暗卫算什幺东西?』女子冷笑着倚在栏杆边。

    『那妳有什幺办法?』

    『我能有什幺办法?』女子拉起了自己的衣脚,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烙在了那只大腿上,『我当年欲入宫行刺永王父妃,何奈他身边有高手护身,我的大腿留了这幺一道疤,还被昏君打入大牢永世不得出!』

    『闭嘴,不得侮辱我母皇!』苍湘有些气恼。

    『谁都知道先帝是个昏庸无知的女人,若不是凤君帮衬着,她能开疆闢土、将越国吞併、整个沧江下游收归己手吗?』女子恨恨一笑,『没想到,她专宠永王父女,让当年的皇长女被逼的出宫逃难!』

    『妳怎幺会知道此事?』苍漓有些愕然,为什幺一个关押的牢犯会知道这件事情?

    『漓皇女这是忘记了吗?我是锦啊!』锦的表情如哭似笑,『我当年与凤君青梅竹马,何奈情深缘浅。』

    『我当年听闻此消息而逃狱,守在妳身旁五年却还是被抓了回来,看着妳登基,看着妳长大,我却只能被困在这里!』

    苍漓的脑中有些模糊的印象--谜样的女子、淡漠的师傅,潇洒的快意江湖……原主的残留印象,让她都还记得。

    『华是我一手教出来,我怎幺会不知她的深浅?永王身旁有那位高手护着,华恐怕会被灭口的。』锦厉声的说着,『我当年放弃暗卫司总教官的头衔、拚死赌来的结果,我再清楚不过!』

    原来这个女子是暗卫司的总教官吗?!罪犯无不震惊,暗卫司是直属于皇帝的存在,齐聚天下暗卫高手于一司,属于苍漓的所有暗卫也都是从暗卫司而出的。

    『那幺,锦姨。』苍漓突然起身,拿出了一封绣传回的密报,很是严肃。『绣已经探听到消息,可是她的任务的盯梢且功力不足,不足以潜入兵部尚书府中探取情报。』

    『绣的功力在于探听消息,我不意外。』锦微微一笑,彷彿恢复成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总教官。她双膝跪下,目光坚定。『皇上,我自愿为暗卫,潜入兵部尚书府中探取情报!』

    她的眸光坚定而纯净,苍漓的眸子微微瞇起,原主多年的看人的本能告诉她--此人可信。

    『好。』苍漓将密报递给她,眸光微冷,『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得令!』锦却是微微一笑,『另外,我想与皇上讨几个人。』

    『何人?』苍漓看着她嘴角势在必得的微笑,有些疑惑了。

    ※

    赦免了锦和她讨要的几个有潜力的人,天色已经黑了一半。苍漓将郭尚府中的秘密交给了她们,希望这次能一举而中。

    看着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苍漓为了解闷走上了观星台,愣愣的看着华灯初上的繁华街市,心里竟是一些空虚寂寞。

    『皇上,起风了。』云阙温柔的替她盖上一件外挂,让她稍微感到一丝暖意。

    『谢谢你了,云阙。』苍漓微微一笑,那笑容却是有些寂寞。

    『皇上这是怎幺了?』云阙轻轻的拨开她散落额前的髮丝,有些怜惜的看着她。

    苍漓摇摇头,说不上那种失落从何而来。

    云阙也没打扰她,静静的立在她的身后,看着那张清豔的面容染上一丝遥远的孤寂。

    夏天的晚风还是有些凉意,撩起了苍漓鬓边的髮丝与心里陌生的孤单。

    『……阙,若是人爬的愈高,是不是就越孤单?』

    『皇上何处此言?』

    『以前啊,我过的没心没肺,可是好开心,没有感觉孤单甚至寂寞。』苍漓看着一盏盏的灯火点亮了帝都的夜景,心却早已飘回了千年后的台湾。『但是我现在步步谋算、关关思量,却愈来愈觉得,我离你们愈来愈远。』

    她的嗓音没有了威严与冷意,只余浅浅的哀愁与脆弱。

    蓦然,颈上一重。

    『漓。』云阙的呼吸近在耳畔,那温柔的彷彿能掐出水来的轻柔嗓音,让苍漓微微僵住。

    『我从来都觉得,妳或许不适合这九重宫阙。』

    『什幺……?』

    『妳的潇洒、妳的谋略让我一次次惊艳,却也让我一次次心疼。妳的谋算代表了妳的不安,妳的思量掩饰了妳的脆弱,如果没有这乱世的纷纷扰扰,妳或许只需要当一位守成的君王,等时局安定了,娶一任凤君,生几个孩子。』

    云阙的嗓音让她猛的一颤,那陌生的心酸竟然被挑起,原主的情感残留在她的体内,让她下意识的抗拒、不愿纳后宫。

    『妳在不安,妳在迷惘,却捨不得撇下着天下苍生一走了之,否则以妳的智谋,谁能拦的住妳?』

    苍漓沉默,的确,原主比她更加懂得谋算人心,既然这般抗拒,为何不一走了之、快意江湖?

    『漓,我知道妳很温柔,很敏感,妳知道就算撇下这个帝位,妳也撇不下苍生百姓,所以妳留下了,留在着囚着妳的九重宫阙。』

    『云阙……』苍漓隐隐觉得今晚的云阙有些异样,怎幺他今夜的话变得这幺多?

    『漓,妳可知道,我多幺希望我能跟妳一起快意江湖,而不是看着妳在这深宫里扭曲,不是让妳为了扛起保护百姓的重担,而是,让妳心甘情愿的被囚住。』

    苍漓的心猛然一跳--她转头看着云阙,居然看到了那双眸子里的浓浓的心疼与……炙热的爱怜?!他艳丽的眉眼居然被深情所柔化,彷彿能将人溺毙在那无尽的疼惜之中!

    『漓,妳可知道我多想将妳囚在这深宫中,妳的善良只有我知道,妳的温柔只有我能独享,让妳能因为我而……』

    『云阙!』苍漓急忙截断了他的话,挣开了他的怀抱。

    按住猛然陌生悸动的心跳,苍漓看着了有些失措的云阙。『云阙,我是你的君,君臣之礼,朋友之义……其他的,没办法给你更多了,你值得更好的女子!』

    『漓……』

    『够了!』苍漓也没想到自己的嗓音如此严厉,她居然有些惶然失措。『我不可能与你有任何结果,你是臣,我是君,再者,我是你的友,如此而已!』

    云阙是那幺好的一个男子,他值得更好的女子一世深情相待,不是她这个异世中不知从哪里来的一抹幽魂可以交付的!

    知道自己真的很渣,她是属于千年之后的苍漓,误打误撞的来,就代表哪天可能误打误撞的回去,既然如此,她不能在这里留下任何的念想让他们痛苦一世的!

    云阙的温柔她看在眼中,何尝不会心动不会心痛,但是不行,她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耽误云阙!

    苍漓看着云阙刷一声白的脸色,钝痛的心被她狠狠压下--她不能在这里耽误任何的人!

    她的嗓音有些繁华落尽的苍凉,勾起一抹比苦还难看的微笑。『阙,我累了,我要回宫了。』

    『……臣遵旨。』云阙苦涩一笑,缓缓一拜。

    看着那抹离去的黑色背影,原本以为皇上失忆,他可以再靠近一点,可以再自私一点的享有那份温暖,却忘记了,这份温暖,是偷来的。

    而他,终究……没办法代替那个男人。
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小说的作者是易水归一,本站提供为君笔记。楚华之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为君笔记。楚华之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97yqxs.com

上一章:笔记24:秦国不要太嚣张,会有报应的! 下一章:返回目录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97YQXS.COM.

极品小神医 铁雪云烟 疯狂农民工 我能超级加倍 都市之兵王赘婿 赘婿当道 斗鱼之死亡判官 豪门弃少 漫威里的赛亚人 一九八一年